小說坊

章節目錄 244 真相是什么(1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溫蕊時刻告誡著自己。

    自己這一次的敵人是洛歡。

    洛歡可是個能讓薄靳南心底起伏的狠角色。

    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掉以輕心。

    見洛歡言簡意賅干練的開口,溫蕊更加確定自己這一趟是來對了。

    自己再不來,不只是李慧這個廢物容易出事兒。

    這個王培恐怕也會招架不住的。

    ……

    溫蕊冷靜的聽完洛歡的話之后,巧妙著變化著自己的身上,隨后故作不可置信的看向王培,伸出手指直接指著女人,仿佛王培做了一件天理難容的事兒。

    “王培,你年紀不大,怎么能做出這種事兒,你快點交代清楚,這背后到底是誰指使你的,你好好想想。”

    王培:“……”

    王培張了張嘴,看著溫蕊迅速的變臉,便知道這個女人是狠角色。

    王培臉色難看極了,尤其是溫蕊那一句你好好想想,更是有如刀刃狠狠地插進自己的心里。

    她這是在警告自己。

    王培攥緊小手,低著頭,不敢再直視溫蕊和洛歡了。

    洛歡蹙眉,總覺得溫蕊的情緒有些激動了。

    并沒有深思溫蕊的情緒變動,洛歡淡淡的勾唇,視線落在王培的身上,輕聲道:“王培,你還年輕,我雖然過去和你的交集并不是很多……但是這一次,我真心希望你可以幫我。”

    洛歡將自己的姿態放低,態度更是誠摯。

    王培的神色越發的復雜,想開口,可是溫蕊就在自己的面前,自己真的什么都說不好啊。

    溫蕊冷笑著,主動湊到洛歡的跟前,言語上安撫著洛歡的情緒,道貌岸然極了。

    “洛主管,我看你也沒有必要和這種人好話說盡,她既然干的出這種事兒,就肯定泯滅了良心。”

    溫蕊故作苦口婆心,陰鷙的視線掃了一眼王培,直接出聲道:“王培,給你這么長的時間,你到底想清楚了沒有?到底是誰在背后指使你的……是不是那個行兇的人,你說說看,她到底給了你多少錢,你難道要讓大家一起陪你在這兒耗時間?”

    王培:“……”

    溫蕊的話在給自己暗示。

    王培陷入激烈的掙扎之中,良久之后,重新抬眸看向洛歡,神色堅定。

    “對,就是那個行兇的人指使我的,那個叫做李慧的人。”

    王培之前也是聽到洛歡和薄靳南提及這個叫做李慧的人名字,所以一時半會只能將矛頭對準了她。

    王培真的不敢賭。

    既然溫蕊做的了買兇殺人的事兒,那么自己的父母一定會被牽連的。

    王培真的很擔心也很害怕。

    就當所有的苦難都降臨到自己身上吧。

    ……

    溫蕊聞言滿意的勾唇,這個王培果然是沒讓自己失望。

    洛歡卻心底盡是困惑。

    依照自己對李慧的了解,李慧是斷然做不了買兇殺人的事兒。

    她的能力就擺在這兒了,否則也不可能這些年來在洛家毫無資產,像是寄生蟲一樣存活著。

    洛歡并沒有做過多的回應,而是和薄靳南淡淡的對視了一眼,彼此心里了然,這事兒還沒有結束,還得要繼續調查下去才行。

    溫蕊站在一旁小心琢磨著洛歡和薄靳南的臉色,故作關切道:“洛主管,我怕事情沒有這么簡單,你也不能太掉以輕心,輕信了她的話。”

    “嗯。”

    洛歡點頭,溫蕊所說的也剛好是自己心里所想的。

    “謝謝你,溫主管。”

    “客氣了,大家都是同事,這也都是我應該做的。”

    洛歡淺笑著,這溫蕊看人是和氣,而且關心更是細致入微。

    可是自己卻并沒有感覺到半點暖意,相反卻是無盡的涼意。

    洛歡攥緊小手,看向身側的薄靳南直接出聲道:“既然王培有所指,那么我們去看看李慧吧。”

    “好。”薄靳南點頭。

    洛歡則是踩著高跟鞋走到了王培的面前,王培臉色慘白,眼角還掛著淚痕。

    洛歡俯下身子,緊盯著王培的小臉,出聲道:“王培,希望你所交代的都是真的,而不是你胡編亂造的。”

    “……”

    王培眼神閃躲,被洛歡輕松捕捉。

    洛歡抿唇繼續道:“畢竟人活著,做錯事了,得勇于承認,不談對得起別人,也得對得起自己,如果你想明白了,所以找我,我愿意聽你說清楚真相。”

    “洛主管……”

    王培的聲音有些哭腔,懊惱又不安。

    可是余光一旦看向溫蕊之后,王培所有想說的話便全部堵在了口中,再也說不出了。

    王培只能在心里對著洛歡默念著對不起。

    溫蕊陰鷙的眸光掃了一眼王培,讓王培整個人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王培不得不承認溫蕊是天生的戲子,她剛剛在洛歡面前裝模作樣的關切更是讓自己都要信以為真了。

    ……

    見洛歡和薄靳南走出了會客室,向著隔壁走去,溫蕊立馬快步跟上。

    “洛主管,我跟你一起進去吧,畢竟這也算是公司的事兒,不是私事了。”

    見溫蕊又跟自己客氣了。

    洛歡權衡了下,還是沒有出聲拒絕。

    “好。”

    溫蕊會心一笑,立刻跟上了洛歡和薄靳南的腳步,看著神色關切,讓人瞧不出異樣來。

    薄靳南卻蹙眉,對于溫蕊突然攙和進來,有些不悅。

    ……

    正在配合警察審訊的陸遲見薄靳南和洛歡到了,立馬迎上前。

    “薄總,洛小姐,情況怎么樣?”

    “算是交代了,但是我始終覺得這并不是全部的真相。”

    洛歡如實開口,視線看向坐在審訊椅上的李慧,詢問道:“她情況怎么樣?”

    “撇清自己的責任,說是別人指使她的。”

    “好。”

    洛歡徑直的向著李慧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李慧身上沾了不少血,發絲凌亂,看著很是狼狽。

    洛歡淡淡的收回視線,鳳眸清麗又冷徹,直接出聲道:“李慧,洛家到底是哪里對不起你,你非得要趕盡殺絕,痛下殺手?”

    本來李慧的目光還有些呆滯,聽到熟悉的嗓音,視線立刻看向洛歡,緊接著情緒也變得異常激動起來。

    “洛歡,你……你來了正好,他們說我是謀殺,是要坐牢的,還得要判死刑的,我不能死啊,我也不要坐牢,我都是被人陷害的。”

    警察對李慧的話實在是聽不下去,沒好氣的嘲弄道:“這刀上有你的指紋,陸紹年陸總還有他的姨侄兒親眼看著你行兇的,這人證物證都在,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李慧:“……”

    李慧張了張嘴,啞口無言。

    洛歡鳳眸清麗,言簡意賅道:“李慧,以你的腦子我知道你肯定想不出這種方法,安排薄氏的人鬧著要自殺支開我和薄靳南,順帶又派人解決了保安和護工……說吧,這背后的人到底是誰指使你的。”

    “是一個叫做沈叔的人,那個人指使我的,全部都是他讓我做的,他說他會給我三百萬美金,然后送我出國的。”

    洛歡:“……”

    沈叔?

    洛歡的記憶里自己從來都沒有得罪一個叫做沈叔的人。

    這個沈叔的名字多半也是杜撰的。

    洛歡抿著唇,鳳眸看了一眼李慧,權衡了下。

    “你詳細的說清楚,我們再考慮相信不相信你。”

    李慧這一次也算是意識到生死關頭了,不敢再繼續藏著掖著,將這些天發生的事兒一股腦的說了。

    自己被洛偉成從洛家趕了出來,然后就是這個沈叔的人找到了自己,替自己解決了住宿的問題,以及開口給自己錢等等。

    包括刀都是對方給自己的……

    洛歡越聽越覺得心里越涼。

    如果這個李慧說的是真的

    那么這個沈叔以及沈叔背后的人著實是可怕的。

    ……

    溫蕊見洛歡陷入沉思,直接道:“洛主管,我覺得她的話不能全信,還是得看證據的。”

    “嗯,我明白。”

    洛歡攥緊小手,看了一眼正在審訊的警察,也知道大家在整理證據,看向李慧直接道:“李慧,你好自為之吧……”

    “這一次,我想你不需要在監獄外等著洛安暖和洛安陽了……”

    “可能你在地獄里等著他們更合適。”

    李慧:“……”

    洛歡冷冷的丟下這么一句話后,和薄靳南揚長而去。

    李慧激動的站起身子劇烈的掙扎著,哭訴著,卻被警察死死地扣在座位上,動彈不得

    “洛歡……我是無辜的,真的不是我……”

    “沈叔,你到底是誰,你要害死我啊。”

    “誰還能來救救我啊。”

    溫蕊見這個時候李慧還不知死活的嚷嚷著,眸底盡是嘲弄,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跟著薄靳南和洛歡直接出了審訊室。

    ……

    審訊室外。

    洛歡的心情并沒有放松到哪兒去。

    算起來和李慧在一起生活快二十年了。

    自己真的很了解李慧……

    這李慧有幾斤幾兩,自己心里是明白的。

    她真的做不來布局這樣大的事兒。

    洛歡緩緩地抬手輕揉眉心,只覺得額頭酸痛的厲害,薄靳南見狀直接伸出大手幫忙按壓洛歡的額頭。

    “怎么了?”

    “我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嗯。”

    薄靳南點頭,直接道:“我會派人將這件事扒個水落石出。”

    ------題外話------

    么,1更

和薄少撒個嬌》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jdpqow.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钱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