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217章 雨中甜蜜,大型屠狗現場【二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蕭逆被司風眠拽到走廊,一路直至盡頭,方才停下。

    “做什么?”

    蕭逆莫名其妙。

    輕呼出口氣,司風眠趕緊從包里拿出手機,登錄微博,找到Zero發的圖片,戳開,放大,一氣呵成,遞到蕭逆跟前。

    “姐是不是有這樣一根手繩?”

    司風眠問,語氣頗為緊張。

    目光一瞥那手繩,蕭逆心里就有些明朗,再看司風眠渾身緊繃、神情緊張的模樣,心情舒暢幾分。

    他好整以暇地點頭:“嗯。”

    眼睛微睜,司風眠又問:“一模一樣的?”

    對于這一點,司風眠難以肯定。

    記憶中,除夕那天晚上,他見司笙手腕多了條黑繩,當時還想著,跟Zero那條好像,后來見司笙臥室那一堆Zero的漫畫書,琢磨著司笙可能是Zero的粉絲,所以沒有多想。

    后來一過年,忙著拜年、弄機甲,再就開學了,也怎么見過司笙……

    所以對那條手繩的印象不深,沒法在看到這圖的時候,就斷言是一模一樣的。

    但,那條手繩下面墜著兩顆打磨過的黑石,他印象特別深。

    都沒仔細瞧那圖片,蕭逆就微微點頭,“嗯。”

    “這是批發的,還是——”

    “凌西澤送她的。”

    蕭逆簡單明了地給了他答案。

    “哈?”司風眠錯愕地盯著他。

    “自己做的。”

    “……”

    司風眠啞巴了。

    爾后,蕭逆酷酷地將手往兜里一放,又慢條斯理地補充:“獨一無二。”

    司風眠:!!!

    他并不傻,蕭逆都暗示到這份上了,他怎么會猜不出來?

    “……”

    司風眠啞言半晌,眼睛眨啊眨。

    想到最初全網公認的粗糙大叔,又想到司笙的絕世美人形象,一時間,違和感爆棚,可現實如雷電一般劈下來,五雷轟頂,生生將這兩個截然不同的形象融合在一起。

    這真是個玄幻的世界。

    所以——

    初次在學校見司笙時,他和蕭逆為機關盒、To簽起爭執,最后主持公道的竟是Zero本人;

    司笙在司家說她是畫漫畫的,并不是敷衍、隨口胡謅,而是真的確有其事,且她還在漫畫圈有極高造詣;

    司裳喜歡多年、模仿抄襲的對象,實際就是他們同父異母的姐姐……

    《九號基地》發布那會兒,司笙在做什么來著?

    待在家里,無所事事。

    結果操控了一場讓全網至今都覺得震撼的究極打臉現場。

    司風眠萬萬沒想到,在那一次事件里,當事人,一個是他的大姐,一個是他的二姐。

    誠然,司裳抄襲且想污蔑Zero的行為大錯特錯,在追捧稱贊中迷失自我亦是她的問題,而Zero的反擊行為是維護自己正當權益,肯定沒有錯,反而是很正常的行為。

    可這二人在現實里的身份,以及司裳現如今的遭遇……

    司風眠心情頗為復雜。

    良久,司風眠徒自消化片刻,終究難以置信,朝蕭逆發出質疑:“我姐真是Zero?”

    “我姐。”

    “……”

    司風眠的震驚,硬生生被蕭逆的兩個字,扯散了一些。

    蕭逆擰擰眉,懶得一再強調了,直接挑明,“你見到每個長得好看的,都這么亂認親戚嗎?”

    “才沒有。”司風眠面上一臊,趕緊辯駁。

    “沒有最好。”

    蕭逆閑閑說著,轉身往教室方向走。

    “……”

    司風眠忍了又忍,隨后,緊步跟上他,“你早知道,為什么不告訴我?”

    “想告訴你來著……”蕭逆尾調微微拉上。

    “啊?”

    偏頭一斜他,蕭逆緩緩補充,“耐不住你太話癆。”

    “……”

    司風眠驚了驚。

    從來沒人說過他話癆!

    可是,前一秒剛在心里反駁完,心情有點復雜的司風眠,又忍不住開了口,“姐什么時候回來——”

    “你再提她一句,我就退出團隊。”

    蕭逆直接威脅了。

    “……”司風眠一眨眼,心知團隊這時決不能缺蕭逆,于是哽了片刻后,他趕緊轉移話題,“任老師說你有自己做游戲玩,你還在做嗎?你以前上課打盹釣魚,就是在熬夜做游戲嗎?”

    “不做了。”

    “為什么?”

    涼涼地打量他,蕭逆抬腿步入教室,淡淡扔下六個字,“下次月考要拿第一。”

    “……”

    一種濃濃的危機感,撲面而來。

    開學已有一月有余,第一次月考剛結束,成績出來了兩天。蕭逆以全校第五的名次,再次亮瞎了全校師生的狗眼。

    初次聽蕭逆要拿第一時,司風眠或許不當回事,可現在——

    他可以篤定,蕭逆是來真的。

    當下,什么“姐姐是Zero”“大姐和二姐的關系”“蕭逆的游戲”,全被拋在腦后,司風眠趕緊走進教室,爭分奪秒的學習。

    *

    從豆腐鋪到汽車站,需要二十來分鐘。

    凌西澤本擔心司笙趕不上車,沒想司笙壓根沒去車站里面等,而是讓他將車停在大巴駛出的道路上,她就在道上等著。

    乍一聽的時候,凌西澤腦海里浮現的是“司笙劫道”的場面。

    可,真到目的地,才發現并非如此。

    ——跟司笙一樣半路等的,還有好幾個。

    “這也行?”

    停好車,凌西澤拎著司笙的背包,同她來到人群中等待。

    “除非客運高峰期,不然大巴乘客很難坐滿,從這里上車,錢都是司機和乘務員收的,價格也便宜一些,他們樂意得很。”司笙解釋道,“算是約定俗成的規矩。”

    鉆漏洞。

    凌西澤問:“這算逃票嗎?”

    司笙慢條斯理掏出一張票來,“昨天讓老鄭提前取的。”

    她只是在這個地點上車,買票的程序都是正規的。

    “行吧。”

    凌西澤笑了笑。

    他交代:“到了跟我打電話。”

    “嗯。”

    “多聯系我。”

    “哦。”司笙嘶了一聲,旋即一揚眉,“你不會主動聯系嗎?”

    凌西澤一本正經道:“我們倆剛‘結束馬拉松冷戰’不到一天,你就棄我而去。我得端著,不然很掉價。”

    “???”

    司笙略感驚奇地看他。

    這男人究竟拿錯了什么劇本?

    凌西澤說著說著,自己也笑了,可一秒之后,他收斂了笑意,又說:“我怕你覺得煩。”

    這一句話,不知道觸動司笙哪根神經,先前的震驚、無語統統消失,她微偏過頭,下意識避開凌西澤的視線。

    “……哦。”

    好半晌后,司笙低頭一看腳尖,含糊地應了一聲。

    她給凌西澤分手的理由就是——

    管太多,很煩。

    就像凌西澤說的:妨礙了她偉大的人身自由。

    她自由自在慣了,才不想要束縛。

    在六年前,這確實是理由,足夠司笙為此認真思考很久;六年后,這依舊是理由,可聽得凌西澤如此重視,又覺得心尖有些發澀,抽了一下。

    “車來了。”

    一輛大巴緩緩行駛而來,凌西澤牽過司笙的手,把背包放到她手上。

    “嗯。”

    “路上小心。”

    “嗯。”

    此時,大巴已經停在路邊,前門一開,乘務員走下來,將下方放行李箱的門打開,等候多時的乘客們要么放行李,要么上大巴。

    “走了。”

    司笙一擺手,轉身就走。

    她果斷轉身,凌西澤眼瞼微垂。

    可下一秒,司笙倏地折回,輕拽了他一下,以極快的速度輕貼了下他的唇,然后在他未反應過來之際,就將背包往肩上一搭,走向了大巴的前門。

    身材高挑,氣質清冽,動作干凈利落。

    凌西澤驀地勾唇一笑,滿足了。

    ……

    大巴漸漸駛離。

    視野里,凌西澤的身影漸漸遠去,在一個拐角后,徹底失去蹤跡,司笙順勢收回視線。

    位置很空,司笙獨占靠窗的位置。

    本有一男的在見到她后心猿意馬,當即想占據隔壁的位置,不過……現在正揉著他的豬蹄滾最后一排坐著去了。

    之后,司笙旁邊的位置,無人敢坐。

    坐車是一件很無聊的事,尤其是在這樣的大巴上,聲音嘈雜、氣味嗆鼻,想小憩片刻都需要運氣。

    司笙百無聊賴,在大巴駛上高速時,從包里摸出手機,給沈江遠發消息。

    【司笙】:你朋友的系列游戲做完沒有?

    沈江遠還躺在醫院里耗時間,要過兩天才能出院。不過,以他的傷勢,出院后,還得繼續在安城待著,等待傷口徹底愈合,才能回封城接受他父親的雷霆之怒。

    身為宅男,他在醫院倒是過得很滋潤。

    憑借一張帥氣俊朗的臉,以及不錯的口才,惹得護士小姐姐們歡喜,時常推著輪椅帶他在醫院逛,陪他聊天說話打發時間;不逛、不聊的時候,他會拿出段長延給他買的游戲本玩游戲,日子過得逍遙快活。

    也不知他在做什么,司笙剛將消息發出去,手機就一振動,他回復了。

    【沈江遠】:他說暫時不做了,暑假再說。

    【沈江遠】:要專心學習來著。

    【司笙】:哦。

    看到“學習”二字,司笙才想起,那迷宮的制作者,似乎是個高中生。

    【沈江遠】:放心,等他的游戲制作好,我肯定第一時間給你玩。

    【沈江遠】:對了,你知道最近很火的那個漫畫家,Zero嗎?

    退出一分鐘,就見到沈江遠的消息,司笙微微瞇起眼。

    【司笙】:嗯,怎么?

    【沈江遠】:她竟然是個女的!

    【沈江遠】:[圖片]

    【沈江遠】:你看這背影,是不是跟你很像?

    司笙一怔,點開圖片,見到被凌西澤上傳的背影圖。

    眸色暗了暗,司笙還當被沈江遠發現了,結果這智障忽然發出一串消息來。

    【沈江遠】:不過她肯定不是你!

    【沈江遠】:哈哈哈哈!

    【沈江遠】:太有朝氣了!青春活潑,一看就是個元氣滿滿的少女!

    【沈江遠】:就氣質這塊,你跟她差遠了。

    司笙:???

    這混賬玩意兒……

    【司笙】:你就沒想過,萬一我真是她呢?

    【沈江遠】:→_→

    【沈江遠】:大美人,你美你的就行,這種夢就不用做了。

    【沈江遠】:元氣這一類的詞,跟你沒有半毛錢關系。

    【沈江遠】:而且,人家都有男朋友了。單身·笙,你有了嗎?

    司笙嘴角微抽。

    懶得搭理他。

    將手機一靜音,司笙戴上藍牙耳機放音樂,把手機扔回背包里,沒有再管。

    *

    網上。

    越來越多的粉絲、路人都義務參與到“扒Zero”的行動中來。

    在成千上萬的照片里,找一條“黑繩”,可謂是大海撈針。

    然而,不信邪的網友們,偏偏在長達六個小時對比挖掘中,真的有所收獲。

    三張照片。

    第一張:在一張自拍照的角落里,拍到二人的背影,他們倆手牽著手。男的身高腿長,氣質矜貴;女的身材高挑,氣質清冽。

    第二張:散場時拍到的,只出現女生的一抹側影,但因為下雨,她披上了一件一次性的雨衣,將她的側臉全部遮掩。

    第三張:他們在雨中擁吻!唯一一件雨衣,就穿在女生身上,周圍是歡呼、擁抱的人,他們的甜蜜獨屬自己,卻又完美融入到周遭氛圍里。

    在找到第一、二張的時候,網友們還只是尖叫——

    【臥槽,這一對好配!】

    【光看背影就知道是俊男美女!】

    【誰有凌總的背影照嗎,快拿來對比!看看他是不是那個狗男人!】

    【好美好美好美!】

    而,待到第三張圖被翻出來后,畫風突變——

    【啊啊啊啊啊好甜!】

    【電音節現場,夜晚,細雨,擁吻,這踏馬什么神仙愛情!鎖了鎖了!鎖一輩子!】

    【太浪漫了叭!看模糊的圖都能看到糖!蜜都要溢出來了!】

    【祝Zero和狗男人牽手一輩子,白頭偕老!】

    【屠狗!大型屠狗現場!挖出一嘴狗糧的網友們可滿意了?】

    【嚶嚶嚶,我現在只求Zero一定是女的,一定一定是圖片里這姑娘。我家Z神值得天底下最美好的愛情!】

    ……

    于是,一場“扒Zero”的集體行動,末了,竟是成了網友們集體找狗糧的行動。

    這一天,娛樂圈爆出兩大新聞,一個是某男明星出軌,一個是某對明星公開承認戀情。

    但是,他們的熱度都被“Zero和狗男人”壓著,網友們自動選擇視而不見,連報道的媒體都只是寥寥提幾句,重點都在Zero的身上。

    *

    下午,酒店里。

    一抵達酒店,就開始補覺的司笙,被外面走廊的吵鬧動靜吵醒。

    在床上翻來覆去,司笙煩不勝煩,忍了又忍后,終于爆發,掀開被子,踩著拖鞋將門打開。

    然而——

    外面的“爭執”,已經接近尾聲。

    站在走廊的,有四個人。

    兩個司笙都認識——一個是模樣乖巧、笑容溫柔的楚涼夏,一個是盛氣凌人、氣急敗壞的段桐月。

    此外的兩個人,一個是酒店的經理,一個推著兩個行李箱,大抵是段桐月的助理。

    “楚涼夏,你不要后悔!”

    明顯吃了癟的段桐月,在楚涼夏跟前撂狠話。

    楚涼夏彎唇輕笑,禮貌回應,“謝謝,不會的。”

    “你——”

    一口惡氣哽在喉間,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最后,段桐月瞪了旁邊助理一眼,扔下一句“我們走”,就踩著高跟往電梯方向走。

    助理縮了縮脖子,低下頭,老實推著倆行李箱,笨重地跟在段桐月身后。

    一旁,經理露出為難神情,皺了皺眉,警告楚涼夏,“楚小姐,你不該得罪她的。”

    “我們初來乍到,并不想惹是生非。不過,”頓了頓,楚涼夏看似溫柔,可骨子里卻透著強勢,“如果酒店還想在不經過我同意的前提下,安排其他人入住,我會投訴的。”

    經理被她一哽。

    頓了頓,經理搖搖頭,悻悻然離開。

    看著經理的背影,楚涼夏聳聳肩,完全沒一點怕的。

    “怎么了?”

    司笙倚在門口,出聲詢問。

    ------題外話------

    汽車站辣個,不知道這幾年還有沒有。

    反正從小到大,這種事都沒少見。

    我未成年的時候,經常被這么半道扔上車。(*/ω\*)

女主人美路子野》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jdpqow.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钱捕鱼达人 彩坛至尊主二肖博二码 四川麻将胡牌牌型图 下载APP腾讯分分彩 股票*平台 打麻将游戏在线玩 22选5一等奖多少钱 免费网赚论坛大全 甘肃11选5今日开奖号码 好玩棋牌游戏? 怎么玩股票炒股 四川麻将* 355期澳门彩报图 浙江20选5预测 网络赚钱网 快乐8官网网址导航 36选7复式买一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