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坊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章 遭報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徐天這才奇怪的說,“你的意思是說,你們家別的沒丟,只丟了一直燒雞?”

    劉招娣點點頭,“沒錯,族長你一定要將這毛賊給我找出來啊,不然咱們村都不得安寧!”

    劉招娣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緊緊盯著柱子,好似就認定了偷她燒雞的人一定是柱子一般。

    “人家小偷都進你家了,別的啥也不偷,只偷了一只燒雞?我咋聽著不像是人偷的呢?”一旁有一個人小聲的說了一句。

    “你再好好想想,你們家門鎖啥的都沒壞?那小偷是咋進去的?”徐天也疑惑的說。

    “還能是咋進去的,肯定是跳墻進去的唄!族長你快別墨跡了,再不趕緊找,沒準小偷都將我們家的燒雞吃沒了!到時候想找也找不到了!”劉招娣著急的說。

    “你這門鎖都沒壞,就丟了一只燒雞,你讓我怎么給你找?我又不是狗,聞著味就能找到燒雞!”徐天沒好氣的說。

    誰承想這句話到是提醒了劉招娣,她立馬對大家說,“誰家有狗?借我用用,找到了燒雞,我分他一半!”

    結果,根本就沒有人搭理她!

    氣的劉招娣轉頭就走,她還就不信了!就憑她自己還找不到自己家的燒雞?!再說了,她早就有目標了,柱子家簡直是用家徒四壁來形容都不為過,上他們家看一眼不就知道了?

    大家看著劉招娣轉身就離開了曬谷場,都有些不放心,有人推了柱子一下,“柱子你說咱是不是應該跟上啊?她該不會上你們家砸門去了吧?”

    “這還真說準,還是跟上去看看去吧,她別在跑你家去找什么燒雞去了!”

    跟柱子在一塊的都是跟柱子關系還不錯的,他們幾個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紛紛扔下手中的家伙事,跟了上去。

    徐天看著那幾個人的背影,旁邊的人說了一句,“族長,放任他們這樣行嗎?”

    徐天摸摸胡子,“不這樣著怎么辦?難不成咱們這一把老骨頭了陪他們鬧?”

    柱子他們幾個想的還真沒錯,劉招娣就是想去柱子家去找她的燒雞,到時候人贓并獲,看柱子還想怎么抵賴!

    柱子他們緊隨其后,剛走進村子里,就聽到西側響起了一陣陣狗叫,柱子他們聽了還以為是村里進毛賊了呢,現在這時候村子里家家戶戶都沒留人,大家不是在地里就是在曬谷場,都忙著收糧食呢,根本就沒有人在家。

    柱子他們聽到狗叫之后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難道真的有毛賊進村了?他先是偷了劉招娣的燒雞,然后又在村里作案,結果被村子里的狗給發現了,所以村子里的狗才會叫的這么兇悍?!

    柱子他們相互看了一眼,那眼神一拍即合,紛紛放棄跟劉招娣去柱子家,轉身朝狗叫的方向走了過去。

    他們幾個大小伙子,根本就不怕誰,就算是有毛賊來村里偷東西,那也叫他有來無回!尤其是柱子,他剛才被劉招娣冤枉了一通,心里正不得勁呢,聽到狗叫聲,知道有毛賊進村,正好可以發泄一番,一會他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毛賊不可,都怪這個毛賊,害他被那個不分青紅皂白的女人當著大家的面羞辱!他家是窮,他也的確不聰明,但是這并不代表,他聽到劉招娣剛才那番話心里不會不痛快!

    結果,他們幾個大小伙子聽著狗叫聲,就尋了過去,然后就看到眼前的一幕,院墻上兩只野貓正在吃肉,而院墻下三兩只散養的土狗汪汪叫個不停,偶爾那野貓吃完了雞肉,剩下一根骨頭,被它輕巧的用爪子推到地上,那幾只土狗就開始瘋搶……

    等等,那兩只野貓吃的是……燒雞?!

    還不等柱子他們一行人反應過來呢,就聽到他們身后傳來一陣哭天搶地的哭嚎聲,“這天煞的野貓,連我的燒雞都偷啊!老天爺唉!咋不劈死這兩只野貓呢!”

    柱子他們回頭一看,這不是剛才冤枉過柱子的劉招娣還能是誰?!

    原來,劉招娣正準備去柱子家去找她丟的燒雞呢,柱子他們跟上來沒多久,劉招娣就發現了他們,沒辦法,誰讓柱子他們人多呢?那么多個大小伙子跟著自己,劉招娣若是沒發現就奇怪了呢。

    然后柱子他們跟著跟著就不跟了,劉招娣發現柱子他們不見了的時候,立馬警鈴大作!一開始她還以為柱子跟著她是想要阻止她去柱子家搜燒雞呢,現在想想猜不對,柱子他們該不會是想去銷贓的吧?他們幾個人三兩口就能將燒雞吃光,到時候一抹嘴,她還能上哪找她的燒雞去?!

    劉招娣一琢磨,越想越不對,她轉身就往回跑,她絕對不能讓柱子他們搶先將她的燒雞給吃掉!

    隨后,她就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她的燒雞啊!她可憐的燒雞啊,她還沒吃呢,就被野貓給搶走了啊!

    劉招娣一看那燒雞才被吃了一小半,立馬說,“你們還等啥啊?!還不趕緊幫我把燒雞給搶回來!”

    柱子他們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一個人動。

    柱子這時候開口說,“二嫂子,這墻頭上的燒雞可是你的?”

    劉招娣點點頭,“就是我的,我在鎮上買的,花了我好幾十文呢!”

    “你也看見了,這燒雞在野貓的手上,我們過來的時候那野貓已經吃了有一會了,這可跟我們沒有關系。”柱子繼續說道。

    劉招娣看了一眼墻頭,心里那叫一個著急啊,那野貓也不怕人,就那么在墻頭上撕扯著她的燒雞!該死的野貓!

    “是是是,跟你們沒關系,都怪這該死的野貓,你們快點幫我把我的燒雞從野貓手里搶過來啊!”那燒雞還有一大半呢,現在搶過來,去去皮,里面的肉還是可以吃的,劉招娣那叫一個心疼啊,柱子他們還不動手,再不動手幫忙搶過來,那燒雞就要被吃掉一大半了!

    柱子聽了劉招娣的話點了點頭,他朝其他人揮揮手,然后他們轉頭就走。

    劉招娣傻眼了,“你們干啥去?不用找工具了,這墻頭你們幾個大小伙子還不好翻嗎?!”劉招娣還以為柱子他們是去找梯子爬墻呢。

    柱子沒有說話,其中一個人轉過頭,一臉嘲諷的看了劉招娣一眼,“那是你的燒雞,跟我們有什么關系?我們憑啥浪費力氣幫你把燒雞奪回來?!”

    另一個人也轉過頭啐了一口,“呸,什么玩意,不是當初冤枉柱子的時候了。”

    “就是,什么玩意兒,他們家沒有一個好東西,咱們徐家咋就出了這么一家子玩意兒,真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然后他們轉身,頭一不回的就走了,等走出劉招娣的視線,他們才高興的哈哈大笑。

    其中一人摟住柱子的肩膀就說,“你說這是不是報應?剛才她在曬谷場上多囂張啊?現在呢?哼哼!”

    “這要是報應的話,那也太便宜她了吧?不就丟了一只燒雞嗎?不過癮不過癮,就該有真毛賊光顧她們家,看她還敢不敢這么囂張了!”另一個人說。

    “這事我一會肯定得跟大家伙學一學,讓大家跟著一塊樂呵樂呵!”

    隨后,大家就都知道了,劉招娣的燒雞是被野貓給叼走了,然后當著劉招娣的面的一干二凈,就連一根雞骨頭都沒剩下,雞骨頭全都被墻下的狗叼跑了!

    徐家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田如珠給金鎖和銀鎖換了尿芥子,然后小聲說,“你今天咋想起來給銀鎖上族譜呢?當時真的嚇了我一跳!”

    徐有才泡著腳,然后得意的說,“這還多虧了我急中生智,突然想到了這么一個主意,不然,這事以后還有的鬧呢!”

    “這有啥可鬧的?這字據都立了,銀鎖以后就是我閨女了,我就不信他們二房真的這么不要臉,還能過來跟我搶銀鎖不成?”田如珠雙手叉腰,一副誰要是跟她搶銀鎖,她就跟誰拼命的架勢。

    “這可說不準,這字據只有二嫂一人的手印,可沒有二哥的,到時候二哥回來知道這件事,他若是反悔不想將銀鎖給咱們咋辦?到時候他天天來咱們家堵著來,你說煩不煩人?”徐有才淡淡的說,對于他這個二哥,他不說了解八分,也敢說了解了五分,這還真是他能干出來的事情。

    不光徐有才,就連田如珠想了想之后,都覺得徐有才說得對,徐有志還真可能回來就上他們家門口堵著來。

    “那咋辦啊?他要是上咱們家堵著來,飯都煩死了,你說他也沒有那么喜歡銀鎖,干啥就非要霸著銀鎖不放呢?劉招娣現在又懷孕了,她說這一胎肯定是兒子,你二哥沒準看在劉招娣肚子里的兒子的份上,就不會來跟咱們搶銀鎖了吧?”田如珠有些不自信的說。

    徐有才卻搖搖頭,“我二哥的確是對銀鎖一般,但是他好面子啊,銀鎖是他第一個女兒,為了面子他也不可能將銀鎖送給別人養著的。”

    田如珠立馬急了,“那咋辦?到時候他要是跑來跟咱們搶銀鎖咋辦?”

    這銀鎖可是她今天費勁千方百計才從劉招娣手里奪過來的,可不能就這么還給徐有志!

    “你先別急,我這不是將銀鎖的名字已經寫到族譜上了么?你以為這族譜是那么好改的?以后銀鎖就是咱們家的人咯!”徐有才志得意滿的說。

    田如珠這才松口氣,不過她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真的能行?要是徐有志跑到族長那,讓族長將銀鎖的族譜改回來咋辦?”

    徐有才冷哼一聲,“你以為族長是那么好說服的?今天要不是咱們爹在場,你以為族長會任由我瞎胡鬧?”他正是知道了當年的事情,知道了族長是他親大伯,他才敢提出給銀鎖上族譜的事情的!因為他知道,就算他提出來給銀鎖上族譜,族長不同意也沒事。萬事有他爹在呢!他不行,就讓他爹上!以族長對他爹的愧疚,相信只要他爹他出來的要求不過分的話,族長都會答應的!

    結果,不用他爹出馬,他就將事情給解決了!

    “相公真厲害!”田如珠喜滋滋的說。

    徐有才臉上愈發得意了。

    然后田如珠緊接著說,“不過還是大嫂更厲害!”

    徐有才臉上的笑容一僵,“媳婦,這跟大嫂又有什么關系?”

    田如珠抬起頭,一臉奇怪的看向徐有才,“你沒聽說嗎?劉招娣從鎮上買的燒雞丟了,她去曬谷場跟大家伙說是柱子偷她的燒雞,大家給柱子作證明不是他偷的,劉招娣還非說肯定是柱子有同伙,結果你猜怎么著?劉招娣那燒雞是野貓偷的!她當時還想讓柱子他們幫忙把燒雞給奪回來,柱子他們根本就不理會她,讓劉招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燒雞被野貓給吃的一干二凈!”

    徐有才懵了一瞬,“我知道這個事啊,可是這事跟大嫂有什么關系?”

    田如珠忍不住翻個白眼,“那當然有關系了!你看啊,銀鎖被咱娘抱到府城待了兩個多月吧?每天跟咱大嫂朝夕相處吧?那肯定得沾上大嫂身上的福氣吧?!對不對?!”

    徐有才愣住了,“對,對……吧?”

    “什么對吧?!就是對!銀鎖跟咱大嫂一塊住了兩個多月,肯定沾上了大嫂的福氣,而劉招娣干了什么?她掐了銀鎖!還說銀鎖是賠錢貨,這不,轉頭她就倒霉了?!燒雞全都被野貓吃光不說,還得罪了咱們村里好多人,你說她倒不倒霉?肯定是因為掐了銀鎖,所以遭報應了!”

    徐有才愣了愣神,他仔細琢磨了一下,竟覺得他媳婦說的還挺對,不就是這樣嗎?!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只要得罪過他大嫂的人,不用她大嫂出手,就肯定得倒霉,倒霉程度就看他做了什么事了!

    也就是劉招娣沒有對銀鎖下狠手,只掐了她幾下,所以才丟了燒雞以示懲戒,不然……呸呸呸,掐了那幾下還不算狠?!

    劉招娣活該!

    ------題外話------

    沒捉蟲,馬一下。

    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福星buff啟動

農門福女(他們都說我是老天爺親閨女)》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jdpqow.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钱捕鱼达人 股票可以网上开户吗 星悦陕西麻将辅助器下载 22选5超长走势图 双人捕鱼游戏手机版 好彩1生肖季节走势图彩生 不需要投资的网上兼 多江西彩开奖结果 15选5中5个多少钱 广西快3专家预测 15选5开奖结果走 打自动麻将机必胜技 15选5走势图江苏 微信打麻将怎么创房 … 富翁捕鱼城怎么赚钱 湖南麻将怎么打 app挂机自动浏览广告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