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坊

章節目錄 11.鴻溝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猝不及防的一晚,宋錦再次從夢里墜入那個怪異的世界。

    這回她b上次熟練得多,沒有被眼前景sE駭住,因為她可太熟悉了,深g0ng高墻琉璃瓦,不就是她日夜面對的地方。

    平時走在g0ng里都是畏畏縮縮的,生怕沖撞著哪位貴人,這回不用擔驚受怕,宋錦往高處飄了會兒,饒有興致觀察皇帝寢殿最頂五爪金龍上陳年的鳥屎。

    正覺得新奇,轉頭看見不遠一棵百年老樹,憋屈的回憶浮現心頭,頓時臉塌了下來,一肚子氣飄回地面,想找找有沒有裴瑯,從而轉換郁悶的心情。

    飄著飄著,還真的給她找到了,只不過這個裴瑯……

    削尖的下頜,巴掌大的清秀臉蛋,清澈漆黑的瞳仁。

    看那隱約透著俊逸的眉眼,是裴瑯沒錯了,不過年幼了許多,看起來是七八歲左右的小孩。

    蘇夢錦并不在此處,所以宋錦沒有獲得實T,裴瑯也看不見他。

    “我的天,這也太可Ai了嗚嗚嗚……”

    已然見過青年的裴瑯,衰老后滿臉褶皺又迅速化成白骨的裴瑯,宋錦的視線完全移不開小寶貝裴瑯,內心嚎了一會兒,簡直想借個實T出來抱著裴瑯的小臉蛋親一會兒,不過裴瑯這時不太高興的樣子,皺著眉頭一籌莫展,身后跟著幾個伴讀,顯然是剛下學歸來。

    “世子莫氣,那裴明就是個混賬……”

    小寶貝裴瑯的伴讀與他歲數也相近,表情有些義憤填膺,壓低了聲音還想說些什么。

    “慎言。”

    裴瑯還是個小孩,臉上憂愁藏不住,但良好的教養令他并不像尋常孩童一般置氣。

    “我曉得你關心我,但我并沒有那么難受。”

    裴瑯又安撫了一下那個癟著嘴,委屈巴巴的伴讀。

    惹了他的人再明顯不過,裴傾單字一個明,是他短命娘懷胎時候就想好的,后來裴傾出世,也無長輩予字,便始終用著“明”。

    裴傾跟裴瑯本就不差幾歲,貴族小孩在g0ng里湊一塊兒讀書,裴傾這狗東西哪能安分上學。

    宋錦尾隨著這些小孩,又聽了一耳朵,原來裴瑯前陣子剛得一對鎮紙,給裴傾借故砸了,那鎮紙用料有些稀奇,是侯爺差人從東海弄來的,裴瑯鮮少流露濃重的情緒,裴傾察覺裴瑯對那鎮紙有些許喜Ai,便趁機給毀了,想激他惱怒失態。

    “唉,狠毒的小孩兒。”

    宋錦雖這么說著,也沒同裴傾生氣,皇室g心斗角,裴傾如何作也是雷聲大雨點小,十幾年來諷刺裴瑯假慈悲也好,激他生氣也罷,從未想過要謀害他的X命,即便他倆在g0ng中的待遇,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裴瑯是皇帝侄子,按理說他爹當年兄弟相爭也應當被皇帝弄Si,好在裴瑯的爹無心皇位,且與皇帝同母所出,皇帝登基以后也并不封王,自請遠走鎮守東海邊界,還娶了位遠洋和親公主為妻,扶持皇帝穩固外交,這大概也是裴瑯長得完全不隨皇帝一脈歪瓜裂棗的原因。

    相近的出身和年紀,一個自小孤苦伶仃,一個出生便是遠東侯世子,裴傾的紈绔三分真心七分保命,都是為了活,先生教的東西即便會了也要裝傻,在外聲名狼藉,就是想謀反也不得民心。

    相b之下,裴瑯那清正溫雅的讀書氣,才學引人YAn羨的名聲,看在裴傾眼里,不就是討嫌。

    裴瑯自幼刻苦,下了學也要練字修習,宋錦起初眼巴巴地尾隨了過去,看了會兒他背誦功課便眼皮打架,幾個哈欠下來支撐不住,雖然小孩一板一眼背書也很可Ai,不過為了提神,她還是轉頭飄出去,想看看小裴傾長什么樣子。

    游魂狀態的宋錦有如得了指引一般,心里想著要找裴傾,便能尋到王府,剛進了他住的院子,幾名侍從自里頭拖出來個nV人,宋錦低頭,定睛一瞧,頓時給嚇得不輕。

    那nV人全身發青,臉部更是黑紫,早已斷氣,身上衣衫盡褪,一身皮r0U都給看得清清楚楚,生前姿sE定是不俗,只是她竟已經開始腐化,空氣中惡臭連連。

    宋錦再抬頭,便對上了少年裴傾Y冷的眼神,不禁打了個寒顫。

    那感覺,宛如要把這初春暖yAn也給凍得凝滯一般。

    宋錦沒有實T,裴傾自是看不見他,只是恰好,視線落在了宋錦所在的那個角落。

    “東風,太后今年開春來,給本王塞了幾個nV人?”

    東風這時也還是個少年,靜候在一旁,沒有出聲。

    裴傾也不是詢問的意思,他心里自有答案,擺了擺手,不耐煩地叫旁人給那具尸T拖下去,省得礙他眼。

    太后想害他也是心急,照理說十來歲的貴族公子初通人事,哪家能不塞幾個美貌婢nV,太后手伸進王府也罷,還很是Y損,在婢nV身上下了劇毒。

    若是今日回府,裴傾被那婢nV惑住心智,做了什么進一步的事,此時就是尸T兩具。

    宋錦心道,好慘,裴傾縱是b裴瑯大些,此時也就十歲出頭,太后實乃禽獸啊。

    想必那民間傳說里王府小門拖出去的,給裴傾一不高興弄Si的家奴,十具有九具是太后塞進來的人。

    宋錦嘆惋了幾句,又覺得自己許是年紀大了,母Ai泛lAn,怎么連裴傾也開始憐惜了起來,小畜生慘歸慘,對付起她來也不會心慈手軟,還是少心疼他些好。

    這么想著,宋錦轉身,剛想飄回裴瑯那兒,忽然正對上一張臉。

    身高與她相仿的nV人,發紫的臉孔斑斑點點,半張著已然漲爛的嘴唇,本該翻白的眼睛露出一雙血紅的瞳孔。

    那nV尸離宋錦只有幾毫近,幾乎臉貼臉,咧開了嘴角咯咯地笑著,發出嘶啞的人聲。

    “你也該Si……我們都要Si,哈……你是下一個……”

    ……

    “啊”

    宋錦尖叫,從床上彈了起來。

    臥室里yAn光燦爛,窗外有悅耳鳥鳴,她埋在松軟的錦被里,T感回歸真實,心跳極快。

    “又做噩夢了?”

    若竹站在床邊,不知何時已經為她拉開窗簾,正往旁邊矮幾上放置一盆雛菊。

    宋錦喘了幾口氣,回過神來,呆滯地點了點頭,驚魂未定。

    “”湖那兒的人出事了,他沒事。”

    若竹低聲道,眼神里帶著審視,想透過宋錦的表情看出別的什么。

    宋錦倒是不驚訝,這趟趕得及時便好,裴傾沒有出事,她也用不著暴露……

    “裴瑯病倒了。”

    若竹接著說道。

圣女的恩澤》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jdpqow.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钱捕鱼达人 股市趋势分析 股票如何融资 贪玩娱乐棋牌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定牛 网络直播怎么样赚钱 上海时时乐购彩平台 精准一肖免费资料 哈尔滨麻将胡牌公式 中孚实业股票行情 海南环岛赛彩票走势图 湖北11选5计划 30选5开奖奖结果查询 澳洲快乐8官网 英超冠军利物浦 辉煌棋牌游戏手机版下载 怎么买涨停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