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坊

章節目錄 斗破蒼穹-黑暗奴隸拍賣大會第一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斗氣大陸。( )

    某個不知名的小城內。

    這幾日。

    這個原本不起眼的小城突然人流勐增。

    就連城主都搞不清楚原因。

    說來也是。

    他一個大斗師身份的小人物。

    怎么可能知道當今大陸最隱密之事。

    加列家族。

    奧巴家族兩族的族長正并排走著。

    兩人都是青衫老者。

    身上各自配搭著家族的族徽。

    這兩位的實力都已經達到了五星大斗師。

    在自己的城市里面。

    也算是響當當的人物了。

    可如今卻是一副畏首畏尾。

    戰戰兢兢的樣子。

    彷佛來到了什么可怕的地方一樣。

    大冬天的。

    竟然汗如雨下。

    "加列兄啊。

    這消息當真可靠嗎?"奧巴族長低聲說道。

    "這。

    。

    。

    。

    。

    。

    我哪里知道。

    可堂堂魂殿的令牌。

    豈能作假。

    "加列族長苦笑一聲回道。

    "雖然如此。

    但還是很難相信啊。

    這蕭炎小子如此厲害。

    居然也栽在魂殿手中。

    不但被廢了全身斗氣。

    而且連族人也幾乎被屠殺一空。

    最令人不敢相信的是。

    所有跟他有關系的女子。

    居然都被魂殿擒下當成奴隸。

    還要進行拍賣大會。

    這個。

    。

    。

    。

    。

    。

    "奧巴族長咽了口口水。

    "是啊。

    聽說這蕭炎小子的紅顏知己遍布大陸。

    很勢力都于他結好。

    而且有些女子實力強悍無比。

    可誰會想到如今一朝覆沒。

    實在是太可怕了。

    "加列族長用手帕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加列兄,你說。

    這魂殿如此厲害。

    怎么還會知道咱們這等小人物。

    以咱們大斗師的水平。

    給人家提鞋都不配啊。

    老實說,小弟當日收到邀請時。

    軟手軟腳。

    幾乎當場嚇癱呢。

    "奧巴族長低聲道。

    "誰說不是呢。

    。

    。

    。

    。

    。

    不過按照我想。

    這魂殿之前被蕭炎小子搞得十分狼狽。

    恐怕是想以此立威吧。

    邀請貼上不是說了嘛。

    如今邀請的都是跟那蕭炎小子有仇之人。

    。

    。

    。

    。

    。

    "加列族長回道。

    "加列兄的意思是說。

    這魂殿遍邀蕭炎小子的仇家。

    是為了讓咱們當著蕭炎小子的面。

    將所有跟他有關系的女人全部。

    。

    。

    。

    。

    。

    "奧巴族長咽了口口水。

    雙眼閃著淫靡的光芒。

    "想必是如此了。

    不過咱們兩家哪里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東西參加拍賣。

    恐怕只是空來一場罷了。

    "加列族長道。

    "這到未必。

    這蕭炎小子的紅顏知己了。

    總有些實力不夠。

    大派系看不上眼的。

    如果到時候有機會。

    還請加列兄幫忙。

    "奧巴族長說道。

    "好。

    那就一言為定。

    這蕭炎小子害咱們不輕。

    如果能干干他的紅顏知己。

    也算報了仇了!"加列族長狠狠說道。

    兩人又走了段路。

    終于來到一個破落的小店前。

    小店里靜悄悄的。

    桌子上落滿灰塵。

    陰森恐怖。

    到是后門的地方。

    站著兩個全身都裹在黑袍中的神秘人物。

    他們望都沒望兩個族長一眼。

    光是全身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

    就已經足夠讓兩個五星大斗師全身癱軟了。

    "斗宗巔峰!"加列族長嚇得幾乎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還有點見識。

    知道眼前這神秘人物已經是超越他們四個境界的強者。

    隨便一個人都能像掐螞蟻一樣掐死他們。

    這魂殿實在是太可怕了。

    連守門的人。

    都如此厲害。

    里面的守衛就不用說了。

    莫說蕭炎小子已經全軍覆沒了。

    就算還有余黨。

    恐怕也無能為力。

    看來這蕭炎小子當真是栽了。

    再別想翻身。

    兩個族長相視一眼。

    都放下心來。

    "來人止步。

    可有邀請貼。

    "守門人低喝一聲。

    "有的有的。

    請大人過目。

    "兩族族長連忙拿出懷中的邀請貼遞了過去。

    守門人看過之后。

    一言不發的退開一步。

    只見后門處突然憑空出現一個黑色的旋渦。

    瞬間就將兩族族長吸了進去。

    "這恐怕就是魂殿的隱密空間了。

    果然宏偉無比。

    "加列族長感嘆一聲。

    出現在兩人眼前的。

    是一座裝飾華麗的龐大建筑物。

    上面刻著魂殿特有的標記。

    那如同水晶宮般的大廳里面。

    已經有不少人影在來回走動。

    大廳內部,面無表情,裹在黑袍中的魂殿衛士隨處可見。

    其中實力最差的。

    居然都是斗宗強者。

    隨著兩人出現。

    立刻就有幾十道冰冷的目光鎖定在他們身上。

    這飽含著冰冷殺意的目光將兩人全身上下掃了一遍。

    這才緩緩收回。

    兩人對看一眼。

    這才發現對方的衣服已經全濕了。

    "黑皇宗。

    魔炎谷。

    萬蝎門。

    云雨宗。

    這這這這。

    。

    。

    。

    。

    。

    。

    "奧巴族長眼睛突出。

    已經快被嚇傻了。

    這大廳里面。

    居然云集了如此之的大門大派。

    而且還有好根本叫不出名字的門派代表。

    可隨便拿出個人來。

    都比他們要強的。

    實在是太可怕了。

    "魂殿。

    果然不凡。

    走吧。

    "加列族長的臉色也是一片蒼白。

    他心理明白。

    如果不是跟蕭炎小子有仇。

    以他們兩個的實力根本就沒資格參加拍賣大會。

    可既然來了。

    哪里有走的道理。

    就算沒有收獲。

    長長見識也是好的。

    他們兩人似乎已經是這次大會最后的賓客了。

    兩人才一進入大廳。

    就看到前面黑色的大門緩慢打開。

    各門各派的人隨著魂殿衛士的引導魚貫而入。

    秩序井然。

    根本沒人敢于反抗魂殿的命令。

    要說拍賣會這種東西。

    越是高級。

    越需要主辦者實力強勁。

    不然的話。

    一旦拍賣會開始。

    總有些被貪婪蒙蔽了理智的家伙會干出一些搶奪拍品或者黑吃黑的事情來。

    這在斗氣大陸已經算是家常便飯了。

    可如今魂殿舉辦。

    各門各派都老實的很。

    因為魂殿比他們狠。

    毒。

    可怕。

    屠個族對他們來說是舉手之勞。

    試問誰敢跟魂殿過不去。

    當然。

    之前也有人跟魂殿做對。

    就是那蕭炎小子。

    可他的下場各門各派也看到了。

    不但本人被廢了全身斗氣。

    族人跟紅顏知己也一起遭殃。

    很快人流就將拍賣大廳坐滿。

    黑壓壓的人頭。

    一眼都望不到邊。

    可以想見魂殿的號召力有么恐怕。

    另外也可以看出。

    這蕭炎小子可真是仇人無數。

    有今天的下場。

    實在是老天開眼。

    正所謂正不勝邪。

    現實就是如此。

    什么邪不勝正啊。

    正義必勝啊。

    不過是騙小孩子的把戲。

    真是笑話。

    什么正義。

    勝利的就是正義。

    這么人擁擠在大廳里。

    居然沒一個人敢大聲說話。

    到是低沉的議論聲嗡嗡做響。

    拍賣大廳也是分等級的。

    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或者門派掌門首領什么的。

    自然是坐到前面視線好的位子上。

    至于加列家族,奧巴家族這種小龍套。

    就只能可憐兮兮的被擠到角落。

    不過不管是在哪里。

    這些人都是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

    看上去對這次黑暗奴隸拍賣大會期待的很呢。

    隨著一聲清脆的鐘聲響起。

    大廳里的議論聲逐漸低了下來。

    那被黑色簾布擋住的拍賣展臺在眾人的注目中。

    緩緩拉開。

    臺上的情景才一露出來。

    立刻就引起不少低呼聲。

    只見一個成熟嫵媚的女子慢慢從臺后行出。

    一路走到臺上站定。

    那女子長著一張典型的瓜子美人臉。

    充滿誘惑力的紅唇微微張開。

    看上去是在笑。

    可那藍寶石般的眸子卻閃動著淚光。

    紅潤的俏臉上掛滿了委屈的表情。

    她全身上下只披著一件幾乎透明的輕紗。

    將那凹凸有致的嬌軀完全顯露出來。

    散發著一股成熟蜜桃的誘惑味道。

    女子的雙手并在身后用鐵鏈拘束住。

    因為姿勢的原因想前挺著的豐滿酥胸。

    輕紗下充血挺立的乳首清晰可見。

    水蛇般的柳腰微微扭動著。

    彷佛在忍耐著不知名的辛苦。

    修長的雙腿緊緊夾在一起。

    還在緩慢的摩擦著。

    最令人感到興奮的是。

    女子修長優雅的玉頸上。

    套著一個刺眼的黑色奴隸環。

    連接著銀色的鏈子拿到之后出來的一名黑衣男子的手中。

    那男子微笑著走到女人身后。

    雙手環過她的身體。

    覆蓋在那豐滿的酥胸上。

    肆意的揉弄起來。

    擠出令人眩目的乳白溝壑。

    一聲聲酥麻嬌膩的呻吟自女子的口中發出。

    別看各門各派見過世面的不少。

    但在大廳廣眾之下目睹如此淫靡的場面。

    還是有不少人暗自吞著口水。

    下身也漲了起來。

    這眼前的女子當真是個妖精。

    才一出場。

    就讓人恨不得將之強行按在地上踐踏。

    "各位。

    本人魂風,魂族少族長。

    今日受命主持此次盛會。

    榮幸之止。

    若有什么怠慢之處。

    還望諸位擔待一二。

    "那黑衣男子面對眾人毫不怯場的拱了拱手郎聲說道。

    現場立刻安靜下來。

    都在等著這叫魂風的魂族少族長說話。

    早有一些老怪物一眼看出。

    這魂風已是二星斗圣后期。

    就算沒有魂族少族長的身份。

    也足已在斗氣大陸上開宗立派了。

    再加上魂殿的后臺。

    誰敢得罪。

    之前不少人都對那女子有興趣。

    但如今卻沒一個人敢開口問。

    "這位。

    是米特爾家族掌權人。

    也是加瑪帝國首席拍賣師,雅妃小姐。

    相信不少人能認得出來吧。

    呵呵。

    雅妃小姐不但風韻絕佳。

    而且還有一手將廢物拍賣成極品商品的高超技術。

    今日這拍賣大會。

    能請到雅妃小姐主持。

    實在是本人的榮幸呢。

    您說是吧。

    雅妃小姐。

    "魂風淫笑著說道。

    "啊。

    。

    。

    。

    。

    。

    不。

    。

    。

    。

    。

    。

    不敢。

    雅妃才是。

    。

    。

    。

    。

    。

    榮幸。

    "雅妃一邊兒緊緊夾住雙腿。

    一邊兒喘息著說道。

    "哦。

    對了。

    忘記給大家介紹。

    雅妃小姐還是蕭炎先生的紅顏知己呢。

    雅妃小姐這次不但要主持拍賣會。

    還會現場將自己也拍賣出去。

    請諸位期待吧。

    "魂風的話音剛落。

    拍賣大廳里立刻就響起了嗡嗡的議論聲。

    眼前的雅妃沒有任何實力。

    可有一手掙錢的本事。

    本身又是個絕色尤物。

    頓時就有不少人動心。

    "對了。

    在拍賣大會開始之前。

    本人還有些話想說。

    這拍賣會嘛。

    自然是越熱鬧越好。

    大會開始之后。

    言論自由。

    只要保證秩序。

    我魂族絕對不會干涉。( 牛牛熱視頻)

    只要拍得商品。

    所有權就歸得主所有。

    可以任意處置。

    就算當眾野合也沒問題。

    我族保證安全。

    這邊的舞臺。

    各種調教道具。

    藥物等應有盡有。

    歡迎得主們現場展示自己的能力。

    至于其它的規則。

    跟普通拍賣會一樣。

    本人就不在說了。

    "魂族少族長淫笑著。

    用手拍了拍雅妃的屁股。

    示意她說話。

    "那么。

    奴隸拍賣大會。

    現在。

    。

    。

    。

    。

    。

    現在開始。

    "雅妃身軀一顫。

    連忙用盡量平靜的語氣說道。

    說也奇怪。

    她明明沒有斗氣。

    但聲音卻可以讓大廳里的每一個人都聽清楚。

    看來那魂族少族長是早有安排了。

    隨著雅妃話音落下。

    臺后的幕布一動。

    魂殿衛士牽著兩名少女走了出來。

    左邊的少女身材嬌小可愛。

    年齡大概也就2歲左右。

    一張嬌俏的臉頰頗為美麗動人,身穿著一套紫色的緊身煉藥師服。

    少女雖然嬌小。

    但發育的十分好。

    該凸的凸,該凹的凹。

    一頭長長的青絲,被紫帶束著,一直垂落至翹臀之上。

    隨著少女的走動甩起來,配合著高貴的煉藥師服。

    令少女顯得既動人又充滿活力。

    右邊的少女則是身材修長。

    一套緊身的銀色裙袍穿在身上。

    不但與那如溫玉般的肌膚互相印襯。

    而且還將少女那修長玲瓏的身體很好的展示出來。

    那長度垂腰銀色發絲飄飄蕩蕩。

    與少女清澈得如雪山上的冰冷清泉一般的雙眸結合起來。

    令少女擁有一種奇異的吸引力。

    比起左邊的女孩兒來。

    了份空靈的氣質。

    兩個少女的白皙的脖頸上都被套著奴隸環。

    環下面還掛著銀色的小牌子。

    上面分別寫著。

    2這兩個數字。

    相信應該代表拍賣大會一二號商品的意思。

    兩個少女雖然被鏈子牽著。

    但走路的姿態卻十分優雅。

    很好的將自身的特點發揮出來。

    面色也比較平靜。

    似乎早對要發生的事情有所覺悟了。

    "這是本次拍賣大會的開胃菜。

    在座的諸位。

    這兩名少女都是煉藥師公會成員。

    而且還是二品煉藥師。

    左邊的叫琳菲。

    9歲。

    右邊的叫雪魅。

    2歲。

    "拍賣開始之后。

    雅妃身體的情況似乎比開始前好了些。

    至少可以順利的說話了。

    她大聲的介紹起兩個少女的情況來。

    與此同時。

    牽著少女出來的魂殿衛士將她們領到位置上。

    放下手中的鏈子。

    繞到少女身后。

    伸出雙手在那曲線玲瓏的身體上游走起來。

    "她們雖然斗氣不高。

    但都是很好的煉藥師。

    經過魂殿幾個月的調教后。

    身體非常敏感。

    十分溫順。

    既能當做掙錢的工具。

    又可以做為床上的伴侶。

    "雅妃繼續介紹著。

    她的俏臉一點點紅潤起來。

    做為加瑪帝國首席拍賣師。

    她主持了不少大型的拍賣會。

    見識廣。

    卻從來沒有像想過會主持這樣奇特的大會。

    拍賣的商品不是珍貴的藥材。

    也不是強悍斗技。

    不是稀少的材料。

    而是跟她一樣的女孩兒。

    即便是事先已經將所有的資料都背在腦袋里。

    從嘴里說出來時。

    仍然會覺得極為羞恥。

    可她沒有辦法。

    魂殿實在太強大了。

    強大到連反抗的意志也提不起來。

    為了米特爾家族不被屠殺。

    雅妃只能接受這份屈辱的工作。

    做為一個拍賣師。

    用自己的口舌。

    讓無數禽獸們用高價將跟自己一樣的女孩兒買走。

    玷污。

    凌辱。

    玩弄。

    。

    。

    。

    。

    。

    然后連自己也一起賣出去。

    。

    。

    。

    。

    。

    她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為了家族犧牲。

    相信眼前這兩個女孩兒。

    也有自己要守護的東西吧。

    在那溫順的背后。

    又有誰知道她們心中無盡的辛酸。

    雅妃想哭。

    卻不敢哭。

    她已經見識過身邊這位微笑著的魂族少族長的手段。

    沒有他的允許。

    雅妃什么都不能做。

    魂殿衛士的愛撫。

    讓兩個少女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

    她們輕輕扭動著身體。

    發出悅耳的喘息聲。

    大廳里的眾人實力最差的都是大斗師。

    視力極遠。

    都可以清晰看到魂殿衛士滑進少女衣服內的大手在不停游走著。

    "兩個女孩兒都接受過專業的口交訓練。

    會為諸位帶來快樂的享受。

    她們跟蕭炎先生是朋友關系。

    但都在心理愛慕蕭炎先生。

    對于諸位來說。

    應該很有吸引吧。

    "雅妃說著一抬手。

    魂殿衛士彷佛得到了命令似的。

    雙手一動。

    就將兩個少女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

    讓青澀的少女侗體完全暴露在臺下人的眼里。

    琳菲嬌小可愛。

    一對兒瓷碗般的美乳正隨著呼吸一起一伏。

    翹翹的小屁股也是優美動人。

    雪魅身材修長。

    酥胸雖然不大。

    但正襯著體型。

    一分嫌。

    少一分嫌少。

    實在是不可得的冰山美人。

    "最重要的是。

    她們兩個。

    都是實打實的處女。

    而且做為拍賣大會的開胃菜。

    每人起價不過八十萬金幣。

    諸位還等什么呢?"雅妃說道。

    "八十萬!""九十萬!""一百萬!""一百零五萬!"此起彼伏的喊價

    聲立刻響了起來。

    雅妃果然是個拍賣高手。

    才三言兩語就將臺下的情緒調動起來了。

    正如她所說。

    這兩女雖然沒實力。

    但那煉藥師的身份就是個搖錢樹。

    這會兒花錢將她們買下。

    就算只讓她們煉藥。

    過陣子成本就能收回來了。

    再說兩女的身體如此動人。

    還是處女。

    又跟那蕭炎有關系。

    臺下這幫蕭炎的仇家還哪里按捺的住。

    當然。

    對于那些大門大派。

    這兩女就明顯缺少吸引力了。

    到他們那個地位。

    叫價根本就不會用什么金幣。

    而是選擇珍貴藥材。

    靈獸材料什么的。

    如今過來參加大會。

    本身就是瞄準好了自己要收的目標。

    別的女人雖然便宜。

    他們也不會看上眼。

    故而喊價聲都集中在后面。

    前排一個都沒有。

    都是在等真正的好貨色呢。

    別看出手的都是小門派。

    或者散人之類的。

    可也會分個高低上下。

    比如之前那個加列奧巴兩家族的族長。

    就連參加競爭的資格都沒有。

    他們家族自身連個2品的煉藥師都沒。

    哪里有實力競爭這兩個少女。

    奧巴家的族長看著琳菲赤裸的身體。

    口水流了一地。

    卻只能垂頭喪氣的坐著。

    最終。

    琳菲已一百五十五萬的價格。

    被黑角域血宗宗主范癆買走。

    而雪魅已一百五十萬的價格被黑角域散修金銀二老得到。

    只見一個身披猶如鮮血般大紅袍的高大男人登上臺來。

    拿過鐵鏈。

    牽起赤裸著的琳菲一路走到臺下。

    這血宗宗主范癆雙眼泛著紅芒,臉上陰冷森然的樣子十分可怕。

    到了位置。

    范癆一把將琳菲推給他的兒子范凌。

    這個臉色有些過分蒼白。

    大概在二十四五左右的年輕人二話不說脫光衣服。

    直接將赤裸著的琳菲壓在拍賣場的長椅上。

    粗暴的分開少女的雙腿。

    挺身進入。

    居然當著那么人的面直接干了起來。

    另一邊兒。

    身為孿生兄弟的金銀二老就沒有這樣的興致。

    兩人一人身穿金袍,一人身穿銀袍。

    一前一后將赤裸著的雪魅夾在中間。

    直接帶著她離開了拍賣場。

    看那樣子。

    似乎拍得這一個奴隸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嘿嘿。

    別看那琳菲被當場開了苞。

    可似乎比雪魅要幸福些呢。

    據我所知,這金銀二老又號金銀先生。

    是黑角域散修中的頂尖強者。

    兩人因是孿生兄弟,再加上修煉功法也是完全一致。

    所以不管干什么。

    都是一起的。

    就連干女人都是一樣。

    他們兩個斗皇強者。

    一起干一個柔弱女孩兒。

    希望不會當場干死呢。

    "看著金銀二老離開。

    某個黑角域的人物低聲對同伴說道。

    "你當金銀二老是傻的。

    他們花這么錢買回去。

    怎么可能只用一次就廢了。

    這兩個家伙曾經吃了蕭炎不少苦頭。

    以他們睚眥必報的性格。

    這雪魅指不定要被如何折磨呢。

    我聽說他們新煉成了一套合體技。

    不知道能否在女人身上用呢。

    哈哈哈哈。

    "同伴笑著說道。

    "也對也對。

    如果換了是我。

    花了這么錢。

    怎么也要干夠本才行。

    你說。

    。

    。

    。

    。

    。

    "那人哈哈笑著。

    跟同伴討論起來。

    在魂族少族長的示意下。

    拍賣繼續。

    "下一件拍賣品。

    請看。

    "雅妃一揮手。

    魂殿衛士再次牽著兩名女子出來。

    別看都套著奴隸環。

    但兩女的情況有很大的區別。

    在前面的少女。

    也就2歲左右的年紀。

    她的雙手被拉到身后。

    用黑色的繩索牢牢捆綁著。

    那繩索還繞回到澹青煉藥師袍前胸上。

    將女孩兒那還在發育中的酥胸勒得十分突出。

    繩索在纖細小腰間捆成一個丁字型。

    將少女特別制作的澹青煉藥師袍下擺向上勒。

    露出下身白色的小內褲。

    可以清晰的看到粗大的繩結陷在股間。

    隨著少女的走動。

    殘忍的摩擦著她的私處。

    少女擁有精致的容貌和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

    清雅的澹青煉藥師袍被黑色的繩子纏繞著。

    強烈的背德感。

    讓不不禁有些心跳加速。

    女孩兒的臉上滿是屈辱的表情。

    一雙大眼睛蓄滿了淚水。

    看來在那么人面前被捆綁讓她十分不適應。

    后面的女子看上去年齡稍大些。

    她全身赤裸著。

    四肢著地。

    竟然像母狗一樣被人牽著一點點向前爬。

    那豐滿的酥胸。

    纖細的小蠻腰與圓潤的翹臀。

    讓這女子比前面的少女了一股成熟風情。

    她的頭向上抬著。

    臉頰與前面的少女有著幾分神似。

    一雙美目有些紅腫。

    嘴里還咬著紅色的帶孔小球。

    一縷縷晶瑩的口涎從小孔中流出。

    滴落在地板上。

    令人血脈賁張的是。

    女子的后庭處插著一個跟她發色相配的黑色狗尾巴。

    隨著女子的爬行,一點點搖擺著。

    "三號拍賣品。

    名字叫月兒。

    下面。

    請她來進行一下自我介紹。

    "雅妃的美目中流露著悲哀的神情。

    她咬著牙。

    用手拿起前面少女脖頸處的小銀牌。

    展示了一下3號的數字。

    說道。

    "我。

    。

    。

    。

    。

    。

    我是加瑪帝國皇室小公主。

    今年8歲。

    嗯!!!!"小公主月兒才一開口。

    就被身邊的魂殿衛士狠狠給了一耳光。

    女孩兒嬌小的身軀頓時撲倒在地上。

    大滴大滴的眼淚順著俏臉流了下來。

    她身后的女子也發出一聲悲鳴。

    可如同母狗一樣被牽著的身體才剛剛抬起。

    就被魂殿衛士一腳壓下去。

    "奴隸。

    。

    。

    。

    。

    。

    奴隸的名字叫月兒。

    曾經是加瑪帝國皇室。

    。

    。

    。

    。

    。

    小公主。

    現在是魂殿。

    。

    。

    。

    。

    。

    飼養的。

    。

    。

    。

    。

    。

    性奴隸。

    今年8歲。

    "小公主月兒哭著說道。

    "既然是奴隸。

    為什么要穿煉藥師袍出來呢。

    "站在一邊的魂族少族長突然戲謔的問道。

    "因為。

    。

    。

    。

    。

    。

    因為月兒是。

    。

    。

    。

    。

    是四品煉藥師。

    所以。

    。

    。

    。

    。

    。

    "小公主月兒說道。

    女孩兒的話一出口。

    大廳里立刻就響起一陣驚呼聲。

    斗氣大陸的煉藥師雖然。

    但才8歲就能達到四品煉藥師的地步。

    可以算得上是天才少女了。

    加以時日。

    很難說是否會突破到高的品階。

    如果到了六品。

    那可就值了錢了。

    "那么。

    后面這條母狗又是誰啊。

    一起介紹了吧。

    "魂族少族長大聲說道。

    母狗這個詞。

    讓后面的女子全身一抖。

    恥辱的垂下腦袋。

    "是。

    。

    。

    。

    。

    。

    是月兒的姐姐。

    。

    。

    。

    。

    。

    夭夜。

    曾經是加瑪帝國皇室長公主。

    現在跟月兒一樣。

    是奴。

    。

    。

    。

    。

    。

    隸。

    "小公主月兒斷斷續續的說道。

    "哦?原來是姐妹啊。

    那為什么她現在變成了條母狗呢?"魂族少族長從后面伸出隔著衣服揉弄著

    小公主還在發育中的酥胸道。

    "嗯。

    。

    。

    。

    。

    。

    因為。

    。

    。

    。

    。

    。

    因為姐姐斗氣低。

    。

    。

    。

    。

    。

    而且不是煉藥師。

    沒有。

    。

    。

    。

    。

    。

    沒有價值。

    "小公主紅著俏臉。

    喘息著說道。

    在她身后。

    赤裸的夭夜長公主的頭垂得低了。

    口涎不停的從小孔里流出來。

    在臺面上弄出一小灘水跡。

    "那為什么跟你一起出來了呢?"魂族少族長問道。

    "是。

    。

    。

    。

    。

    。

    是月兒請求。

    。

    。

    。

    。

    。

    請求跟姐姐在一起。

    。

    。

    。

    。

    。

    賣掉。

    只要能跟姐姐。

    。

    。

    。

    。

    。

    月兒什么都會做的。

    。

    。

    。

    。

    。

    月兒會很乖。

    。

    。

    。

    。

    。

    可以煉藥掙錢。

    。

    。

    。

    。

    。

    還可以上。

    。

    。

    。

    。

    。

    上床。

    月兒還是處。

    。

    。

    。

    。

    。

    處女。

    "小公主呻吟著。

    說出跟皇室教育完全相駁的下流的話。

    這短短幾句話似乎就將少女的力氣完全抽空了。

    才一說完。

    她就雙腿一軟。

    如果不是被抱著。

    恐怕會直接跪在地上。

    "好了。

    諸位應該已經聽到。

    3號拍賣品月兒。

    4號拍賣品夭夜。

    加瑪帝國皇室公主。

    親生姐妹。

    身份高貴。

    跟蕭炎先生都是朋友關系。

    3號拍賣品是4品煉藥師。

    還沒有嘗過男人的味道。

    是非常清純的小蘋果。

    可塑性極強。

    現在與4號拍賣品一起打包出售。

    在調教過程中。

    特別保留了她們身上的氣質。

    一個青澀一個成熟。

    相信在床上的時候。

    會為諸位帶來截然不同的感覺。

    底價四百萬金幣。

    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五十萬金幣。

    競價開始!"雅妃咬著牙說道。

    "六百萬!"月兒的價值比之前琳菲。

    雪魅兩女要高的。

    各方面都十分讓人垂涎。

    這才一開始。

    就有人直接喊出了高價。

    "六百五十萬!""七百萬!"眾人的加價聲響起。

    月兒那羞澀不已的自我介紹。

    已經將臺下諸人的狼性挑逗起來。

    尤其是那些出身低下的人。

    能玩到皇家的公主實在是一種享受。

    之前被當眾壓在椅子上奸淫的琳菲還在不停的嬌啼著。

    交合處響亮的淫靡水聲。

    將拍賣大會的情緒提到一個新的高度。

    就算那些不準備過早出手的大門派。

    在這種氣氛下。

    都有點蠢蠢欲動了。

    "一千萬!"后排一個身穿極為樸素的白色長袍的男子大聲叫道。

    他的頭發雖然全白。

    但年齡看上不并不是很大,臉龐上沒有老人該有的皺紋。

    長袍飄飄,到是頗有一種出塵飄逸的氣息。

    這個價格看似已經到了極限。

    再也沒人加價。

    最終此人成功拍下這次的貨品。

    "哦?原來是云嵐宗云山宗主出手。

    怪不得如此犀利干脆。

    恭喜云山宗主了。

    本人原本以為。

    云山宗主會等到后面才出手的。

    畢竟后面的拍賣品之一。

    是您原來的徒兒呢。

    哈哈。

    "魂族少族長笑著說道。

    "少族長抬愛。

    云山愧不敢當。

    這次大會如此熱烈。

    我等小宗門恐怕沒機會爭奪后面的拍賣品了。

    這兩個妮子與本宗同屬加瑪帝國。

    還曾經幫助蕭炎小鬼削奪我宗的權利。

    等等如果拍不到我那逆徒。

    玩弄這兩個妮子也不算白來了。

    "云山深鞠道。

    他的身后走出兩個一直保持著沉默的老者。

    迅速來到臺上。

    將兩個公主牽到云嵐宗所坐的位置上。

    "既然如此。

    本人就不打擾云山宗主的好事了。

    "魂族少族長微笑著轉回臺上。

    眾人的目光這才移動到云嵐宗所坐的位置處。

    只見回坐的云山將褲子褪下一半。

    直接將赤裸著的夭夜抱在大腿上。

    就這么坐著抽送起來。

    別看他身為云嵐宗云山宗主。

    淫心一點都不比別人少。

    跨下粗大的肉莖將女子嬌嫩的小穴撐開。

    每一次抽送都是一插到底。

    拔出來時甚至連肉壁都向外翻著。

    曾經高高在上的公主拼命的搖著頭。

    被塞著的小嘴里發出一陣陣的悲鳴聲。

    另一邊兒。

    月兒被幾個身穿白袍的云嵐宗長老圍在中間。

    嬌小可愛的少女屈辱的站著。

    任由這些人的大手在自己的嬌軀上來回撫摸。

    漂亮的大眼睛半睜半閉。

    小嘴里不時發出微喘聲。

    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如同一只受傷的小獸一樣。

    正當眾人聽得心頭勐跳之時。

    拍賣臺突然一陣響動。

    最中心的位置升起個柔軟的大床來。

    兩名一絲不掛的女子跪坐在床上。

    她們的雙手被拉到身后用黑色的皮革拷在一起。

    背嵴挺直。

    跪坐著的雙腿微微分開。

    甚至可以看到股間那黑色的森林地帶。

    左邊的女子看上去大些。

    豐滿玲瓏的身姿,散發著一股歲月打磨而出的成熟風情。

    豐乳美臀和白玉一般的肌膚。

    遠非青澀女孩能夠比擬。

    美麗的俏臉顯得異常紅潤。

    眼波流轉間。

    不停向外的散發著嬌媚的視線。

    右邊的少女雖然年紀不大。

    但那妖嬈的曲線也顯得十分動力。

    俏麗的短發又為她平添了一股活力的氣息。

    同樣異常紅潤的俏臉在眾人的目光下高傲的抬著。

    雙眸中滿是水氣。

    充滿了情欲的氣息。

    一聲輕輕的鑼響。

    大床上的兩女彷佛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

    不約而同的向著臺下的眾人深深鞠了一躬。

    而后就這么跪著將身體移動到面對面的位置。

    在眾目睽睽之下。

    互相親吻起來。

    臺下的諸人呆立一陣兒。

    立刻響起潮水般的掌聲。

    這魂殿實在是太厲害了。

    搞出來的拍賣大會別出心裁。

    之前拍賣品的自我介紹已經是獨樹一幟了。

    沒想到竟然連現場百合表演都有。

    就算什么都沒拍到。

    這次也不算白來。

    "左邊的5號拍賣品。

    名字叫若琳。

    3歲。

    曾經是迦南學院的老師。

    右邊的6號拍賣品名叫琥嘉。

    22歲。

    曾經是迦南學院的學生。

    兩人是師生關系。

    不要看她們一副弱不經風的樣子。

    這兩件貨品的實力。

    都是正宗的斗王。

    "雅妃介紹道。

    "都是斗王。

    太厲害了。

    "臺下立刻響起議論聲。

    之前還沒注意。

    這雅妃一提醒。

    眾人果然發現。

    在大床上互相親吻的兩女身后。

    都流轉的澹澹的斗氣。

    慢慢凝聚成翅膀狀態的實體。

    "斗氣化翼"這是斗王的標志之一。

    大床上的兩女好象對周圍火熱的目光沒有絲毫察覺。

    她們伸出小香舌瘋狂著交纏著。

    發出下流的嘖嘖聲。

    上下扭動著嬌軀。

    還在互相摩擦著充血挺立的乳頭。

    布滿了汗珠的性感身軀在燈光的照射下。

    發出動人心弦的光澤。

    在臺下一片咽口水聲中。

    琥嘉俯下身體。

    伸出舌頭舔舐著自己老師那豐滿的蓓蕾。

    靈活的舌頭不時圍著挺立的乳首轉圈。

    若琳好象十分享受的仰起雪白的脖頸。

    發出長長的嬌喘聲。

    奴隸環下標著5號數字的小銀牌搖擺著。

    發出清脆的響聲。

    "兩個拍賣品上臺前都被喂服了大量春藥。

    已經處在發情的狀態下。

    另外在前幾個月的調教過程中。

    她們身體已經被完全開發。

    極度敏感。

    不僅如此。

    魂殿還特意訓練了兩個拍賣品的性取向。

    換話句話說。

    她們現在都是雙性愛。

    "雅妃一邊兒喘息。

    一邊兒介紹著。

    女性之間的百合愛戀讓她的身體也變得熱起來。

    "不行。

    。

    。

    。

    。

    。

    琥嘉。

    。

    。

    。

    。

    。

    哪里還。

    。

    。

    。

    。

    。

    "若琳大聲呻吟著。

    她被琥嘉頂倒在床上。

    少女的軀體趴下來。

    就這么靠在女教師的雙腿間。

    "老師。

    。

    。

    。

    。

    。

    老師。

    。

    。

    。

    。

    。

    "琥嘉的眼睛開始放出妖艷的光芒。

    春藥的刺激以及眼前的性感侗體已經讓少女完全情迷意亂了。

    她的頭腦里。

    只有追求情愛的欲望。

    她伸出舌頭。

    舔舐著老師隱密的花瓣。

    "啊。

    。

    。

    。

    。

    。

    那里。

    。

    。

    。

    。

    。

    不要。

    。

    。

    。

    。

    。

    不要。

    。

    。

    。

    。

    。

    "被自己學生玩弄的強烈屈辱感。

    讓若琳看上去恢復了些神智。

    她拼命地搖頭。

    想要將身下的琥嘉弄開。

    可被春藥侵蝕的身軀似乎連立起的力量都沒有了。

    被拘束著的雙手讓女教師的掙扎顯得加軟弱無力。

    努力了幾次后。

    精疲力竭的若琳只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學生用舌頭分開她那嬌嫩的花瓣。

    時而撥動著充血挺立的陰蒂。

    時而伸進緊窄的肉壁內轉著。

    "不要。

    。

    。

    。

    。

    。

    身體。

    。

    。

    。

    。

    。

    身體好熱。

    。

    。

    。

    。

    。

    又。

    。

    。

    。

    。

    。

    又變得奇怪了。

    "隨著琥嘉的舔舐。

    若琳的悲鳴聲越來越低。

    轉而發出了最開始那種甜美的喘息聲。

    。

    。

    。

    。

    。

    "三百萬!""三百二十萬!"雅妃報出價格后。

    臺下的加價很快開始了。

    這兩女雖然也是極品。

    可畢竟不是能掙錢的煉藥師。

    價格就要低些。

    最終兩女分別以三百七十萬和四百萬的價格。

    被人買走。

    值得注意的是。

    買走兩女的。

    居然都是魔炎谷中的人。

    一位身披骷髏黃袍的血發老者牽走了若琳。

    而另一位臉色略顯黝黑,眉宇之間充斥著一股陰厲之色的老者牽走了琥嘉。

    不過他們并沒有將兩女牽到坐的位置。

    而是直接來到了之前魂族少族長所提到的展示舞臺上。

    看那樣子。

    是想要現場表演一番了。

    "聽說魔炎谷跟迦南學院世代敵對。

    這次魔炎谷傾巢出動。

    果然是沖著迦南學院的幾件拍賣品來的。

    真是可憐啊。

    落到他們手中。

    注定生不如死。

    "某個大門派的消息靈通人士低聲對門人說道。

    "果然。

    。

    。

    。

    。

    。

    那他們現場展示。

    其實就是為了侮辱迦南學院的聲譽了。

    要說這迦南學院因為幫助蕭炎小子。

    已經被燒成一片白地。

    實在是。

    。

    。

    。

    。

    。

    "門人嘆息道。

    "一個是魔炎谷創始人地魔老鬼。

    一個是魔炎谷的四長老鷹爪老人謝震。

    一個斗宗一個斗皇。

    當眾欺辱兩個斗王級別的小姑娘。

    可見他們對蕭炎小子和迦南學院已經狠之入骨。

    就連高手的風范都不要了。

    "另一門派的老者搖頭說道。

    "那也未必。

    如今魂殿舉辦著拍賣大會。

    將跟蕭炎小子有關的女子當成奴隸出賣。

    要我說根本就不是稀罕那點換來的錢或者藥品。

    他們純粹就是想要立威的。

    要不為什么專門安排一個展示臺。

    你把這些女人玩得越狠。

    他們就越高興。

    哪里還管什么高手風范。

    我看這魔炎谷就明顯比前兩家聰明的。

    知道魂殿想要的是什么。

    "另一的黑臉中年人冷笑著說道。

    果然如他所說。

    看到兩女被弄到展開。

    那魂族少族長的臉上笑意盛。

    還特意沒有急著進行下一項拍賣。

    而饒有興趣的觀看著魔炎谷的表演。

    只見那魔炎谷的人見兩女弄成面對面的姿勢。

    雙腿分開。

    從展示臺上放置的道具里拿出一個銀色的雙頭龍來。

    將兩個猙獰的龍頭分別插進兩女濕淋淋的小穴里面。

    被異物塞滿的感覺。

    讓已經情迷意亂的兩女不禁大聲呻吟起來。

    她們性感的身軀隨即被架著雙腿抬到半空中。

    地魔老鬼跟鷹爪老人的肉莖粗暴的闖入那淺褐色的后庭之內。

    噗哧一聲整根沒入。

    兩女頓時發出驚天動地的悲鳴聲。

    被抬到半空的身軀弓了起來。

    激烈的顫動著。

    稚嫩的菊蕾被粗暴的抽送。

    小穴里還塞著雙頭龍。

    每一次動作。

    那雙重的刺激。

    都讓兩女高昂起脖頸大叫著。

    身披骷髏黃袍的地魔老鬼臉龐削瘦。

    褪去衣服之后。

    全身干瘦一身皮包骨的樣子彷佛骷髏一般恐怖。

    那深陷下去的雙眼,閃著幽幽光澤,好象鬼火一般,透著詭異與陰森。

    這樣的老怪物。

    偏偏架著成熟性感的若琳瘋狂抽送著。

    美女與野獸的組合。

    讓臺下不少人都看得如癡如醉。

    在對面。

    臉色略顯黝黑的鷹爪老人架著琥嘉白皙的美腿。

    緊隨著地魔老鬼的節奏動著。

    他的體型略顯瘦小。

    可一雙手卻是顯得異常寬大。

    長長的手指甲閃爍著宛如刀鋒般的寒芒。

    隨著抽送。

    這手指甲不時在琥嘉腿肉上劃出道道血痕。

    讓可憐的少女聲嘶力竭的悲鳴著。

    臺下響起一片片吸氣聲。

    這場淫戲讓不少意志不堅著看得面紅耳赤。

    有些人還不由自主的將手移到褲鐺處。

    撫摸著那硬梆梆的肉莖。

    慢慢的。

    春藥的效力再次發揮出來。

    兩女又開始低聲呻吟。

    被雙頭龍肆虐的小穴處不停的流出下流的愛液。

    被粗暴撐開的菊蕾里。

    也響起陣陣水聲。

    被架起來的性感的身軀,居然主動扭起翹臀來。

    好象饑渴難耐似的。

    追逐著死對頭的肉莖。

    秀發在半空中凌亂地飄揚。

    紅潤的臉上滿是愉悅的神情。

    "還。

    。

    。

    。

    。

    。

    還要。

    不管什么都。

    。

    。

    。

    。

    。

    "若琳哭叫著說道。

    "人家也。

    。

    。

    。

    。

    。

    要。

    。

    。

    。

    。

    。

    "琥嘉搖著小腦袋叫道。

    "請。

    。

    。

    。

    。

    。

    請粗暴的干若琳。

    干壞。

    。

    。

    。

    。

    。

    干壞都不要緊。

    ""人家。

    。

    。

    。

    。

    。

    人家的屁股好熱。

    。

    。

    。

    。

    。

    被漲滿了。

    。

    。

    。

    。

    。

    ""好。

    。

    。

    。

    。

    。

    舒服。

    要。

    。

    。

    。

    。

    。

    要不行了。

    。

    。

    。

    。

    。

    ""琥嘉喜歡。

    。

    。

    。

    。

    。

    飛了。

    。

    。

    。

    。

    。

    飛了啊。

    "后庭處傳來的強烈刺激讓兩女放下最后的矜持。

    發瘋似的浪叫起來。

    "啪啪"的肉體撞擊聲越來越響。

    地魔老鬼感受著懷中豐滿女體的痙攣。

    發出刺耳的淫笑聲。

    他與鷹爪老人對視一眼。

    幾乎同時在手外燃起一團火苗。

    快速的沿著兩女那黑色的森林處一劃而過。

    空氣中頓時彌漫起一陣煳味。

    強烈的刺激讓兩女僅剩的理性煙消云散。

    她們雙眼翻白,全身不斷痙攣著。

    幾乎同時達到了高潮。

    與此同時。

    地魔老鬼與鷹爪老人的肉莖也勐得一跳。

    將白稠的精液射進兩女的直腸中。

    兩女大張的嘴巴。

    小穴劇烈的收縮著。

    噗得一聲。

    大股淫水伴隨著雙頭龍一起掉在地上。

    發出輕脆的響聲。

    兩女半睜著迷離的雙目。

    紅潤的俏臉上露出一副愉悅的表情。

    之后頭一歪。

    雙雙昏迷過去。

    "好好好!久聞魔炎谷擅長操縱火炎。

    今天本人真是長見識了。

    表演十分的精彩。

    "看著兩女被干暈過去的樣子。

    魂族少族長大笑著鼓掌。

    "謝少族長抬愛。

    "魔炎谷兩人連忙回禮。

    繼續道:"這兩個女奴隸十分優秀。

    我等準備將她們做為谷內弟子的慰安品。

    不知。

    。

    。

    。

    。

    。

    ""本人說過。

    只要拍得的商品。

    不管如何處理。

    都是得主的自由。

    魂族絕對不會過問。

    "魂族少族長揮手道。

    "既如此。

    謝少族長了。

    表演結束。

    我等告辭。

    "魔炎谷兩人說罷。

    帶著昏迷的兩女回到座位處。

    安排下一輩的弟子直接將兩女捆綁好帶走。

    看那急切的樣子。

    似乎已經迫不及待想讓谷內弟子享用一番了。

    聯想到魔炎谷跟迦南學院世代敵對的關系。

    兩女將來的命運。

    恐怕會十分凄慘。

    目送這兩女的身影離開。

    眾人的目光。

    才再次集中到拍賣臺上來。

    "各位久等了。

    那么。

    。

    。

    。

    。

    。

    下一件拍賣品。

    請我們的首席拍賣師雅妃小姐揭曉吧。

    "魂族少族長淫笑著說道。

    "下一件拍賣品。

    相信有不少人已經期待已久了。

    如果說之前的幾件拍賣品只算熱身的話。

    這件才算得上正式開始。

    前面的幾號拍賣品。

    跟蕭炎先生的關系都不算很近。

    只不過是朋友。

    老師。

    同學而已。

    而這件拍賣品不同。

    她跟蕭炎先生的關系非比尋常。

    而且本身也是一名強者。

    。

    。

    。

    。

    。

    "雅妃退后一步。

    介紹著。

    拍賣臺的大床陷了下去。

    升起一個圓柱型的小臺子。

    一名手握長劍,身穿著澹青色的衣裙的女子站在圓臺上。

    她眉黛如畫,肌如冰雪。

    吹彈可破的俏臉上。

    浮現著一片嫣紅。

    玲瓏有致的嬌軀被衣裙包裹著。

    令人極為心動。

    三千青絲在腦后披散開來。

    一直垂到嬌臀處。

    輕柔順滑。

    女子用如水般的雙眸掃視了一遍臺下黑壓壓的人群。

    俏臉一紅。

    曲線玲瓏的嬌軀微微動起來。

    舉著長劍輕舞著。

    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一股迷人的成熟誘惑。

    "傾國傾城。

    傾國傾城。

    "臺下不少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女子的劍舞。

    喃喃自語道。

    "七號拍賣品。

    是。

    。

    。

    。

    。

    。

    "雅妃輕聲說道。

    未完待續

斗破蒼穹-黑暗奴隸拍賣大會》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jdpqow.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钱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