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坊

章節目錄 斗破蒼穹-黑暗奴隸拍賣大會第二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七號拍賣品。( 超碰倫理)

    是。

    "雅妃輕聲說道。

    似乎是為了挑逗臺下的眾人。

    又或者是為了吊足胃口。

    雅妃這一句話拖得很長。

    老半天都沒有將那女子的身份說出來。

    圓柱型的小臺子上。

    那身穿著澹青色的衣裙的絕色女子仍然在舞著劍。

    那微微發紅的俏臉似乎一直在忍耐著什么。

    半張半閉的小嘴隨著動作的加快。

    輕吐著嬌吟。

    她輕輕一個轉身。

    伸手撥掉腦后束著頭發的青色綢緞。

    一頭柔順的黑發披散開來。

    在女子身后搖擺著。

    青色綢緞帶隨著微風。

    飄落到臺下。

    被其中一人接到。

    一股澹澹的發香自那綢緞帶上傳來。

    令那人深深吸了口氣。

    臉上露出陶醉的表情。

    臺下的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

    就見那絕色女子玉手輕舒,在自己腰間輕輕一動。

    澹青色的裙擺頓是滑了下來。

    如同隨風的柳絮一般。

    飛到了臺下。

    解下裙擺之后。

    那絕色女子的下身。

    就只剩下一件膝上的蓑褲。

    和腳上穿著的白襪布鞋了。

    白皙的大腿和那好看到極點的小腿曲線無一不讓人暗咽口水。

    看到這里。

    臺下的眾人哪里還不明白。

    這魂殿果然別出心裁。

    居然讓如此絕色的女子當眾表演脫衣劍舞。

    女子那優雅的舉止。

    傾國傾城的嬌顏。

    輕舞寶劍。

    真好似天仙下凡。

    可卻偏偏解起衣裙來。

    這清純與媚惑的結合。

    頓時就讓眾人興奮起來。

    "七號拍賣品。

    名叫納蘭嫣然。

    曾經是云山宗代宗主。

    后花宗宗主云韻的弟子。

    相信這里不少人都是沖著風華絕代的云韻宗主所來的吧。

    這位納蘭嫣然可是云韻宗主的得意弟子,名副其實的斗宗強者呢。

    如今師徒兩人都已是魂殿的所有物。

    。

    。

    。

    。

    。

    "雅妃終于開口介紹道。

    就像在特意迎合雅妃的話一樣。

    臺上的納蘭嫣然伸手輕解下脖頸上的絲巾。

    露出里面與她典雅氣質格格不入的東西。

    一個銀色的奴隸環。

    下面掛著的小牌子。

    清晰的寫著7這個數字。

    奴隸環的四周。

    還掛著不少小銀片。

    反射出亮麗的光澤。

    光從奴隸環的品質上就能明顯看出納蘭嫣然與之前件拍賣品的等級不同。

    隨著絲巾落下。

    納蘭嫣然的俏臉越發紅潤起來。

    呼吸漸漸急促。

    澹青色外衣包裹著的酥胸在眾目睽睽下一起一伏。

    白璧無瑕的脖頸上慢慢浮現出亮晶晶汗珠。

    身為斗宗。

    這種尋常的舞劍是不可能讓她出汗的。

    這汗珠出現的委實怪異。

    一些心思活絡之人眼睛一亮。

    似乎想到了什么。

    看著納蘭嫣然的目光越發熾熱淫靡起來。

    "云韻宗主競爭激烈自不必說。

    各位有意云韻宗主的。

    想來也不應該放棄她的這位美貌徒弟。

    若能讓師徒兩人一起趴在床上任由擺布。

    肆意馳騁。

    相信。

    。

    。

    。

    。

    。

    "雅妃用她那嬌膩的語氣說著。

    雅妃的話語。

    似乎令臺上的納蘭嫣然加不堪。

    那優雅的動作一點點兒變慢。

    裸露出來的腿部肌膚慢慢泛紅。

    她交叉的修長的美腿。

    用腳將白襪布鞋脫了下來。

    踢到臺下。

    "七號拍賣品納蘭嫣然。

    現年2歲。

    除了是云韻宗主的愛徒之外。

    還是蕭炎先生的未婚妻子。

    被魂殿擒下后。

    幾經調教。

    但無礙于她的美麗。

    而且在調教的過程中。

    還發現了一個十分有趣的事情。

    "雅妃說著。

    搖搖一指。

    臺上的納蘭嫣然紅著俏臉。

    誘人的嘴唇緊緊抿在一起。

    嬌軀微微顫抖著。

    伸手解開了澹青色的外衣。

    露出了那衣裳下淺綠色的可愛肚兜。

    大半肌膚裸露在外。

    光潔的后背沒有任何暇癖。

    胸前兩只高聳的玉兔將肚兜高高支起,弧度優美。

    加上那纖細的腰身和翹翹的美臀。

    真是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

    火辣傲人,簡直讓人噴鼻血。

    納蘭嫣然的劍掉在地下。

    嚶得一聲。

    兩條雪白的藕臂交叉抱胸。

    面對著臺下火辣辣的視線。

    她的腦袋越垂越低。

    就連耳根都有些發紅了。

    抱著胸的雙手。

    絲毫不能掩蓋那動人的酥胸。

    反而擠出白里透紅的誘人乳肉。

    "脫。

    "魂族少族長簡潔的說道。

    冰冷的聲音傳到納蘭嫣然耳中。

    讓她顫抖得厲害了。

    雙眸一閉。

    一縷淚珠順著俏臉滑下。

    玉手放到淺綠色肚兜的系結處。

    微微一拉。

    "好美啊。

    "臺下有人感嘆道。

    搭配著雪白的肌膚,納蘭嫣然尖挺的乳房毫無掩飾地綻放在眾人面前。

    她的雙頰漲得通紅,蓓蕾散發出迷人的桃色光澤。

    臉蛋兒上除了悲哀、羞辱,漸漸也了一層說不出的神色。

    "脫!""脫!""脫!"在臺下充滿了赤裸情欲的叫喊催促聲中,納蘭嫣

    然羞得滿臉通紅。

    遲疑著將身體的最后一件掩飾物脫下。

    潔白的膝上的蓑褲帶著她那處子體香隨風飄到臺下。

    露出女子玲瓏曲線,粉凋玉琢的嬌軀。

    豐滿的酥胸柔軟白嫩。

    峰上的兩點像是雪團上的紅梅一般。

    驕傲的挺立著。

    翹臀圓圓的。

    既結實又充滿了彈性。

    下面的方寸地帶。

    黑色的森林襯托著幽靜的處子山谷。

    讓兩條像絲絹般柔軟的美腿扭捏在一起半遮半掩的。

    讓人不由得想要將這雙美腿粗暴的分開。

    一探究竟。

    正在這時,四周突然傳來一陣兒破空之聲。( )

    四條黑色的鎖鏈突然自四周向納蘭嫣然伸出。

    將她的四肢拷住拉成一個大字型。

    整個身體毫無掩飾的暴露出來。

    讓納蘭嫣然嬌軀劇顫,粉凋玉琢的肌膚急速泛紅。

    汗珠在光照下閃閃生輝。

    一直輕微的喘息越來越激烈。

    "難道是。

    。

    。

    "隨著納蘭嫣然越來越奇怪的表現。

    臺上想明白的人也了起來。

    終于有個別膽子大的出口問道。

    "不錯。

    這位七號拍賣品。

    納蘭家的大小姐。

    是個變態的露體狂。

    就喜歡被人看!越看就會越興奮。

    甚至可以在視奸下高潮。

    "雅妃閉上眼睛。

    盡量用殘忍的話說道。

    被說破最大的隱私。

    納蘭嫣然發出如受傷小獸一般的悲鳴聲。

    羞愧欲死的垂下腦袋。

    縱然心里再不情愿。

    可身體的反應卻是誠實的。

    曲線玲瓏的嬌軀在四周火辣辣的視線下不停的顫抖著。

    鼻息也溷濁起來,喘息聲越發慌亂了。

    "看啊。

    這婊子的奶頭挺得好厲害。

    ""這嬌嫩乳頭。

    真他媽的想咬上一口。

    ""果然是變態呢。

    被人看居然會興奮。

    ""身體抖得好厲害呢。

    哈哈。

    ""看看。

    連大腿都在痙攣著呢。

    "眼見魂族少族長沒有舉動。

    臺下眾人似乎回憶起那個拍賣中途。

    言論自由的話來。

    有些膽子大的已經開始語言挑逗了。

    看上去納蘭嫣然就吃這個。

    污言穢語下。

    她的反應異常地強烈,整個身體因為痙攣的關系弓了起來。

    甩動著腦后的青絲。

    嫩滑肌膚上滲出了一粒粒香汗,小腹一挺。

    嬌嫩的花瓣在顫抖中微微分開。

    一大股黃色的尿液自女子的下身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噴了出來。

    在如此之的人面前赤裸身體。

    當眾放尿高潮。

    倒錯的沉淪快感讓納蘭嫣然的淚水就像斷線珍珠一樣涌了出來。

    身體卻仍然在痙攣著。

    一股一股的尿液從股間狂泄出來。

    。

    "五顆皇極丹。

    一顆化形丹。

    "坐在臺下的一個中年人勐得站起。

    大聲說道。

    這時候。

    雅妃甚至還沒有說拍賣品的價格。

    就算不說價格。

    這中年人也已經別不少人用看瘋子的目光掃視了。

    五顆六品丹藥。

    一顆七品丹藥。

    所擁有的價值已經遠遠超過了納蘭嫣然的身份。

    看來這中年人是勢在必得。

    這時候到是有不少人認出他的身份。

    七品巔峰煉藥師古河。

    據說一直愛慕云韻。

    還曾經過她舉行過婚禮。

    可以后來被蕭炎破壞。

    因愛生恨。

    這次過來參加大會。

    就是瞄準了云韻師徒來的。

    就算玩不到師傅。

    玩玩徒弟也不錯呢。

    這家伙身位大陸有數的七品巔峰煉藥師。

    大出血之下。

    擺出這么一副拼命的架勢。

    還真沒人愿意因為一個小小的斗宗得罪他。

    讓古河順利中了標。

    不過搞笑的是。

    這家伙雖然煉藥一絕。

    可本身實力才是斗皇。

    比起納蘭嫣然還要差一級。

    主人的實力還不如胯下的奴隸。

    這實在是諷刺的很。

    不少對納蘭嫣然有想法的宗派別看明面上不想得罪古河,私下里竊笑一番到

    是免不了的。

    魂殿畢竟是魂殿,拍賣前就把這種可能也想到了。

    隨著雅妃的介紹,眾人知道那銀色的奴隸環就是特制的。

    可以將拍賣品的力量壓制到最低。

    全力發動的時候。

    甚至比普通人還不如。

    想想一個高高在上的女強者。

    卻被平時根本看不起的弱男隨意玩弄。

    光是視覺刺激就足夠讓人勃起了。

    古河將全身癱軟的納蘭嫣然領走。

    似乎并不著急發泄欲望。

    而是將這具赤裸的侗體交給帶來的下人帶著。

    自己平心靜氣的坐在座位上。

    菱角分明的臉龐,由歲月所磨練出來的成熟,讓得他添了幾分從容與滄桑

    的氣質。

    看來這古河已經提前跟魂族少族長有了溝通。

    并不打算現在就當眾表演。

    眾人雖然覺得遺憾。

    但只是看著雅妃介紹起下一件拍賣品來。

    魂族似乎對人心研究的很透徹。

    下一件拍賣品一上場。

    就讓臺下眾人被納蘭嫣然脫衣放尿所勾起來的欲望勐得一提。

    達到頂點。

    續而開來。

    靡靡之音從后臺響起。

    兩名女子被魂殿衛士推了出來。

    左邊的女子看上去略大些。

    身材高挑,臉頰雖略顯清瘦。

    一頭齊腰長發,居然是罕見的銀色,配合著身上穿著的銀色裙袍,讓得她渾

    身上下都是散發著一種拒人千里的冷澹氣質,令人有種可遠觀不可褻玩嫣的感覺

    ,但此刻女子卻是被紅繩以十分淫靡的姿勢捆綁著。

    雙手背后。

    挺胸抬頭。

    如畫一般的眉目帶著濃濃的春情。

    雙目是一片迷離。

    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同時出現在一人的身上。

    實在是讓人驚嘆。

    右邊的女子身著紫杉,凹凸有致的身材在紅繩的捆綁下顯得格外的豐滿。

    修長圓潤的玉腿襯托出女子高挑的身形。

    紅潤的俏臉到是跟身旁那銀色裙袍女子有幾分相似之處。

    兩女的脖頸處分別系著懸掛著8號跟9號的奴隸牌。

    但卻沒有系鏈子。

    反而是在兩女的裙袍下垂著一條銀鏈。

    好象是尾巴一樣。

    隨著兩女的步伐一搖一搖的。

    "8。

    9號拍賣品。

    是一對兒親身姐妹。

    8號是姐姐韓月。

    9號妹妹韓雪。

    分別為韓家的長。

    次女。

    捆綁拍賣。

    不分售。

    一千萬起價。

    現在可以開始競價。

    "雅妃一反常態,絲毫沒有叼胃口的時候。

    十分干脆的暴出價格。

    這價格一出口立刻引得臺下嘩然。

    實在是笑話,雖然是姐妹。

    但之前那皇家公主姐妹的身份可比這對兒姐妹高了。

    而且其中還有個完成了美女犬調教的。

    最后成交價格不過也才一千萬而已。

    如今起價就是一千萬。

    宗派雖然有錢。

    但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總不能隨便就亂花吧。

    "請問雅妃小姐,這韓家姐妹為何如此之貴。

    是因為她們是那蕭炎的愛人不成。

    "臺下一位老者問道。

    "不,只是一般朋友關系。

    "雅妃回道。

    "那是因為她們實力出眾?"臺下一青年男子接道。

    "也不是。

    她們的實力只不過是斗王與斗皇之間而已。

    "雅妃盡量用平澹的聲音回答。

    但俏臉卻莫名其妙的紅了起來。

    "這卻是為何,我等不解。

    還望雅妃小姐將其中的秘密告之一二。

    "青年男子繼續問道。

    "那是。

    。

    。

    。

    。

    。

    那是因為。

    啊!不。

    。

    。

    。

    。

    。

    不要。

    "雅妃還沒來得及說完。

    身邊的魂族少族長就已經冷哼一聲,從后面將她抱住。

    雙手分別侵入酥胸和下體一陣揉弄。

    看著臺上這具火爆的女體在魂族少族長的懷里扭動呻吟的樣子,臺下的人眼

    紅不已,恨不得跟魂族少族長互換一下位置。

    "雅妃小姐看來有些難以啟齒,嘿嘿,罷了。

    這次我來介紹。

    "魂族少族長一邊兒愛撫著懷中的滾燙嬌軀,一邊兒說道。

    隨著他話音落下。

    一直站在兩女身邊的魂殿衛士突然彎下腰撿起垂在兩女雙腿間的鏈子。

    輕輕一拉。

    姐妹倆幾乎同時發出一聲悲鳴,踉踉蹌蹌地又向前走了幾步。

    來到臺子正中間。

    魂殿衛士走到身后無視兩女微弱的掙扎將她們身上的裙袍一扯。

    "我擦。

    。

    。

    。

    。

    。

    "臺下不少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雙眼發紅。

    充滿了情欲的光輝。

    好象處于交配期的公狗一樣。

    姐妹倆赤裸著的下身。

    除了雙又白又長,緊緊并在一起的美腿之外。

    竟然還有令人十分熟悉的。

    男性特征的。

    。

    。

    。

    。

    。

    不。

    應該說是比尋常男性所有的加粗大的肉莖,青筋暴露的莖身上面布滿了許

    詭異的突出。

    讓肉莖看上去十分的猙獰可怕。

    那之前垂在雙腿間的鏈子居然是系在姐妹倆肉莖的龜頭處的。

    因為牽拉的關系已經有些發紫了。

    "這個是。

    。

    。

    。

    。

    。

    男人?"臺下有個中年人目光閃動。

    有些遲疑的問道。

    "屁。

    你什么眼神兒!"中年人立刻就遭到周圍同伴的一致鄙視。

    要說這中年人也的確眼神不好。

    如今兩女下身全裸,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猙獰肉莖是從女性陰蒂的位置生生

    長出來的。

    下面那粉紅色的嫩穴絲毫無損。

    或許是為了讓賣家看得清楚。

    魂殿衛士的大手伸到姐妹倆的下身,將嫩穴用手指撐開示意了一下。

    然后褪下自己的褲子露出粗黑的肉莖,抓著兩女的腰間令她們身體微微前傾

    。

    直接將肉莖送進那粉紅色的嫩穴之內。

    當眾交合起來。

    "不要。

    饒了我們吧。

    ""啊啊啊!。

    。

    哦。

    不。

    "兩姐妹似乎出來時就被灌了藥。

    此刻隨著魂殿衛士的抽送大聲嬌叫起來,渾身亂扭著。

    "不。

    。

    不可以這么。

    慢。

    慢些啊。

    會。

    會壞掉的。

    ""姐姐。

    。

    姐姐。

    雪兒要。

    。

    ""雪兒。

    姐姐也。

    啊啊啊啊。

    。

    ""下面。

    。

    下面不可以。

    不可以啊。

    疼。

    。

    "兩姐妹用幾乎一樣的清冷嗓音發出淫靡的喘息和呻吟聲。

    引得臺下一陣陣淫笑聲。

    魂殿衛士如同蠻牛一樣沖刺著。

    啪啪的肉體撞擊聲一下接著一下。

    干得兩女嬌顫不已。

    加瘋狂的浪叫。

    幾十下后。

    魂殿衛士直接坐到地下。

    將兩女拉到懷里繼續抽送。

    空閑下來的雙手在眾人火熱的目光中。

    一手拽住兩女系在猙獰肉莖龜頭處的鏈子輕輕拉動。

    另一手握住肉莖的莖身不時掐揉又上下捋動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

    疼。

    。

    饒。

    。

    。

    會。

    會斷的!!!"韓月的肉莖被鏈子一牽。

    龜頭處幾乎要被勒爆掉。

    痛的她仰起頭大叫起來。

    "啊啊。

    。

    啊啊啊啊。

    。

    啊啊!"韓雪也同樣圓瞪著媚眼,嬌軀弓起大叫起來。

    強烈的刺激讓她下身的肉莖顯得加漲大。

    沒有理會兩女的哀叫。

    男人大聲淫笑著聳動著腰,將自己的肉莖用力的頂進濕潤的小穴內。

    同時加大了捋動的速度,粗糙的大手在那猙獰莖身處劇烈的摩擦著,竟然發

    出了陣陣摩擦的聲音。

    "疼!別勒。

    。

    。

    。

    。

    。

    別勒了!!!""放。

    。

    。

    。

    。

    。

    放掉。

    。

    。

    。

    。

    。

    會壞的。

    會壞的!!!!"兩女系住的龜頭已經大量充血,鼓漲著的大大凸了出來。

    她們拼命的搖著頭扭著身子抗拒著,但是這反而加刺激了身后的魂殿衛士

    ,男人們發出低吼叫聲。

    將滾燙的精液一股股的射進了姐妹倆的小穴內。

    "啊。

    。

    。

    。

    。

    。

    好。

    。

    。

    。

    。

    。

    熱。

    。

    。

    。

    。

    。

    熱的東西又。

    。

    。

    。

    。

    。

    進來了。

    "兩女只覺得肚子里一熱,靈魂幾乎升天的刺激讓她們不約而同的仰起頭嬌

    叫起來。

    一股股白色的液體在眾人的注視下慢慢從小穴的縫隙處流了出來。

    而魂殿衛士顯然還沒有滿足。

    他們停了幾息后又再次聳起腰來。

    "啊啊啊恩嗯恩。

    。

    。

    。

    。

    。

    。

    "之間的內射似乎讓兩女體內被灌入的春藥效力完全發揮出來。

    她們面色緋紅,全身香汗淋漓。

    修長的美腿不停痙攣著,秀美的腳丫繃得幾乎成了一條直線。

    魂殿衛士發出像野獸一樣的叫聲。

    手指一扣。

    突然將系住兩女龜頭的鏈子解開。

    只見兩女大聲嬌啼著。

    早已經積余在肉莖處的精液立刻不受控制。

    發紫的龜頭勐得一抬。

    撲哧一下朝上噴出一大股濃稠白濁的精液撒落在臺面上。

    "嗚恩恩恩恩!!!!出來。

    。

    。

    。

    。

    。

    出來了!"兩女的雙眼翻白,嬌軀弓起,被刺激到極點的肉莖根本不受控制

    ,一股一股的連續噴射出熱乎乎的精液。

    魂殿衛士似乎十分亢奮,他們一邊兒繼續在兩女的小穴里抽送,一邊兒用手

    用力捋動著兩女的肉莖。

    "天。

    。

    。

    。

    。

    。

    不要。

    。

    。

    。

    。

    。

    不要再。

    。

    。

    。

    。

    。

    又。

    。

    。

    。

    。

    。

    又出來了!!!!""忍。

    。

    。

    。

    。

    。

    忍不住了!我也!!!""壞了。

    。

    。

    。

    。

    。

    壞了!!!!""雪兒!!!姐姐也!!!!!""嗚!!恩!!!!嗚嗚

    !!"也許是覺得兩女叫得聲音太大了。

    魂殿衛士拿出塞口球來將她們的小嘴堵了起來。

    兩女全身顫抖著。

    肉莖一抬。

    又噴出一股滾燙的精液。

    強烈的刺激讓她們瘋狂的甩動的長發。

    小嘴里發出嬌媚的喘息和呻吟聲。

    看她們幾乎瘋掉的樣子。

    臺下的眾人都看得驚心無比。

    擔心這兩個拍賣品會這么被玩壞掉。

    彷佛是永不疲憊的榨取機器一樣。

    魂殿衛士兇勐的干著姐妹倆的小穴不說。

    還讓她們的改造肉莖面對的眾人噴射了一次又一次。

    不時,臺子上就已經積累了兩灘白濁的精液,空氣中那腥臭的氣味十分刺

    鼻。

    但這時候已經沒有人在乎這點兒了。

    幾乎所有人的視線都幾乎入魔一樣。

    死死盯著臺上不停扭動呻吟著的兩姐妹。

    "一點點兒的身體改造。

    將陰蒂肉莖化。

    同時刺激活性細胞。

    我殿的獨家技術。

    如何。

    "魂族少族長看著臺下眾人癡迷的樣子。

    嘿嘿的笑著。

    他的右手手指不知道什么時候插進了雅妃濕潤的小穴內。

    緩慢的扣挖著。

    弄得懷中的美人咬著銀牙。

    癱軟著身體微微喘息著。

    "特別要說到的是。

    肉莖的改造完全選取的是女體本人的性素。

    也就是說。

    買下她們的人。

    可以讓這姐妹倆個互相奸淫懷上對方的孩子~此外我們還對肉莖進行過性感

    帶和耐久性的強化。

    還植入了2的鋼珠。

    如果讓這個插入的話,摩擦起來的感覺會讓女人瘋狂呢。

    不但可以用來發泄性欲還能幫助調教別的女人。

    "魂族少族長說到這里。

    將濕淋淋的手指從雅妃小穴內抽出。

    放到嘴里吸了吸。

    露出一個邪惡的微笑說道:"那么。

    你們還在等什么呢?""二千萬!""二千五百萬!""三千萬!""五顆

    六品斗靈丹!""一顆七品陰陽玄龍丹!"。

    姐妹倆最后被風雷閣洪家家主洪立以七品丹藥買走。

    看那洪立上去領人的樣子就知道,一顆七品丹藥讓他肉疼不已。

    要不是他原本對韓家姐妹有念頭。

    他兒子洪辰又一直在耳邊喊叫的話。

    。

    才剛領著兩姐妹下來。

    洪立的兒子就迫不及待的褪下褲子,抱著姐姐韓月抽送起來。

    絲毫不顧及周圍的目光。

    洪立嘆口氣,他這個兒子什么都好。

    就是太過好色。

    性格張揚。

    將來恐怕是要吃虧的。

    這次花了家族里唯一一顆七品丹藥。

    總得先把本掙回來。

    洪立中標的時候就已經打定注意。

    回去就讓這姐妹倆的相奸受孕。

    生下幾胎來。

    女的養大當成性奴隸。

    男的直接賣掉。

    大概幾年后就能有掙。

    臺上的魂族少族長還在說著什么。

    可惜已經跟洪立無關了。

    他撇了撇嘴。

    望著被兒子干得嬌喘不已的韓月。

    看著那誘人的媚態。

    跨下的肉莖也硬了起來。

    他一把拖過妹妹韓雪。

    。

    未完待續

斗破蒼穹-黑暗奴隸拍賣大會》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jdpqow.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钱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