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坊

章節目錄 斗破蒼穹-黑暗奴隸拍賣大會第四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將我帶過來,又想要干什么?」

    白衣白裙,風華絕代的女子澹然的說道,似乎對自己被蒙眼捆綁著帶到不知

    道的地方一點都不擔心。( 影院)

    「云韻宗主似乎還不了解自己的處境?"魂族少族長站到云韻身后,雙手撫

    摸起這具豐滿的嬌軀,戲謔的說道。「又想要玩弄我嗎?隨便你,就算是再玩弄

    我的身體,我的心也不會屈服于你的,不用白費力氣了。」

    云韻用云澹風輕的聲音答道。

    「好,本少族長就欣賞云宗主這種氣質,今天給云宗主的任務也很簡單,帶

    上雙頭龍跟本族長一起玩個女孩兒而已,怎么樣?」

    魂族少族長對臺下做了個手勢,大聲說道。

    「癡心妄想,我是不會幫你們欺負別的女子的!」

    云韻有些憤然的說道。

    「哦?之前的調教里,云宗主似乎也帶過雙頭龍吧,現在卻來跟我裝清高?

    」

    魂族少族長彷佛聽到最好笑的事情一樣,哈哈大笑道。

    「你!那是因為……」

    「以云宗主的感官,不可能不知道當時被你壓在身下的是女子吧,怎么,打

    算自欺欺人?」

    「……」

    云韻再不言語,被蒙著的雙眼流出兩行清淚。

    魂族少族長一把撩起云韻的白裙,從衛士手中拿過一個粗大的雙頭龍,有些

    粗暴的將一起一頭插進女宗主的小穴內。

    云韻似乎保定了不合作的態度,愣是一聲沒吭。

    不過她此刻的樣子,可一點都沒有那最開始空靈的氣息了。

    系在腰間的裙子下,赤裸的下身處翹起一具猙獰的粗大龍頭。

    不管如何看,都充滿了淫虐的味道。

    推著云韻來到舞臺新放置器具邊,另一個表演者已經準備好了。

    全身赤裸的納蘭嫣然嘴里咬著塞口球,雙手背繩子牢牢綁在背后,雙腿也呈

    現m型被捆住吊在半空。

    她的新主人古河正抱著那圓潤豐滿的翹臀,一下下的將肉莖抽送進那嬌嫩的

    后庭菊蕾中。

    納蘭嫣然并沒有被蒙住眼睛,她可以清楚得看到自己的美人師傅正被推著一

    步步走過來。

    也知道很快她就會合自己的師傅在眾目睽睽之下合為一體。

    已經被調教成變態露體狂的納蘭嫣然光是這么想著,就已經小腿抽動,在古

    河的奸淫下達到了個小高潮。

    臺下的眾人一個個都是人精,都期盼著云韻這個高貴的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的

    仙子宗主去奸淫自己的愛徒,不但沒有一個人發生提醒,反而都興致勃勃的打算

    看好戲。

    一陣陣低笑聲不時傳來。

    云韻似乎也被調教了不短的時間了,周圍的聲音看樣子早就習以為常。

    她只是在魂族少族長的擺弄下,將胯下的雙頭龍一頭抵在納蘭嫣然的小穴處

    。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們都身不由己。抱歉。」

    云韻這么說著,小心翼翼的將雙頭龍向前送。

    她生性溫柔,這么做也是不想傷害到眼前這個跟自己一樣樣被魂欺辱的女子

    。

    可沒想到納蘭嫣然因為之前的調教,小穴里早就淫水泛濫,濕潤異常,雞蛋

    般大小的龍頭竟然豪不費力的就插了進去。

    這女子怎么這般淫蕩,下面這么……云韻蒙眼布下的秀美微微皺起,似乎

    對眼前女子的自輕自賤十分不滿,可她還是開口道:「我會小心的。如果你……

    不適的話,請告訴我。」

    「哈哈哈,云宗主還真是個妙人,居然問這個婊子會不會不適,我看著婊子

    此刻舒服的很,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魂族少族長大聲淫笑著說道。

    「住口,你們這種只知道欺辱女人的邪魔外道,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云韻憤然道。

    「笑話。欺辱?我們只是在教導女性,讓她們知道如何獲得身為女性的快樂

    。你看看,你現在干著的女人,可有一丁點被欺辱的樣子。」

    魂族少族長邪笑著貼在美人宗主的身后,扶著她的小腰加快了抽送的節奏。

    「……」

    云韻沉默,她雖然被捆著雙手,蒙著眼睛,可也能夠清晰感覺到自己面前這

    具女體此刻不但沒有一點不適的感覺,反而不停收縮著小穴追逐那猙獰的雙頭龍

    。

    從那嘴里低沉的甜美喘息和嬌軀上微熱的觸感看。

    她此刻很舒服呢。

    「我知道姑娘你肯定也是被魂殿所脅迫的,我們女人就算被……也要有尊嚴

    。不能自……自輕自賤。只要堅持下去。一定……」

    美人宗主緩緩的說著,試圖喚回眼前這個女孩兒的自我,可惜她不會想到,

    這個被她說成自輕自賤的女孩兒就是她最寵愛的漂亮徒弟。

    「嗚~~~~~~~嗚~~~~~~」

    被自己敬重的師傅這么羞辱似乎讓納蘭嫣然越發的興奮,一頭秀發因為汗水

    的關系凌亂的貼在臉上,被塞口球塞住的小嘴里,甜美的喘息加高亢。

    胸前的一對乳房隨著后面男人的沖撞不停左右搖晃,時不時觸及到美人宗主

    的身體,那強烈的背德感令納蘭嫣然的嬌軀彷佛過電一般顫抖著,呈m型打開的

    雙腿如同抽筋一樣繃得比直,小穴和后庭同時劇烈收縮,在雙穴的奸淫下再一次

    達到了高潮。

    「姑娘……你……」

    美人宗主顯然沒想到自己的話居然讓面前的女子表現的加不堪。( 牛牛視頻)

    通過胸部的摩擦,云韻發現這女子竟然連乳頭都是充血勃起的。

    隨著女子下身咕嘟咕嘟的淫蕩水聲,美人宗主明顯流露出失望的情緒。

    也許這女子只是個低賤的妓女,是魂殿為了折辱我安排的。

    我又何必……還不如趕緊遂了他們的意,讓她解脫。

    美人宗主這么想道。

    放棄了再次努力的想法,開始自己緩慢的動起腰來。

    「哦哦,云宗主還說這個婊子自輕自賤,現在云宗主卻在主動用雙頭龍玩弄

    一個自輕自賤的婊子,云宗主豈不是比婊子還要輕賤嗎?哈哈哈。」

    魂族少族長得意的笑著,用手把云韻別在腰間的白裙褪下,將肉莖頂在美人

    宗主的翹臀上摩擦一陣。

    勐地插了進去抽送起來。

    「……」

    云韻絲毫沒有反應。

    她現在只是隨著魂族少族長的抽送機械地動著腰。

    好似一具沒有靈魂的玩偶。

    可云韻的身體畢竟已經經過了魂殿的調教,就算她心里再不愿意,身體也自

    覺的有了感覺,被雙頭龍和肉莖抽送的小穴后庭慢慢濕潤起來。

    「云宗主,你的屁股夾得我好爽啊。小菊花好會縮。」

    魂族少族長淫笑著扶著美人宗主的小腰身,胯部一下下的撞擊著那圓潤的美

    臀,發出響亮的啪啪聲。

    「住……口。」

    云韻從牙縫里回應道。

    「嘿嘿嘿,又不是一次干了,還害羞什么。我算算,從云宗主來我們魂殿

    做客開始,已經有少人享受過云宗主這具誘人的身體了呢?十個?二十個?還

    是五十個?」

    魂族少族長好似真的開始認真計算起來。

    同時將雙伸到云韻身前,隔著衣服愛撫著美人宗主豐滿堅挺的酥胸。

    「……」

    云韻死死的閉著嘴巴。

    她已經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下身和胸部的快感讓她真怕一張嘴,快樂

    的喘息就會泄露出來。

    「云宗主還真是不老實啊。明明已經很想要了,可就是不肯承認,這樣吧,

    咱們來玩一個好玩的游戲。」

    云韻聽到魂族少族長這么說。

    她很快發現,自己的白衣也被脫下,全身赤裸著由繩子捆綁起來吊在半空中

    ,雙腿也呈m型捆綁在一起。

    這個姿勢顯然比之前的雙手緊縛讓云韻感覺屈辱,而完全喪失身體控制權

    和黑暗的環境令她的身體越發敏感。

    之前被責備為自輕自賤的女子此刻拿回了一直被云韻主導的雙頭龍控制權,

    好似發泄一般的快速抽送著。

    「怎么……嗯……嗯……就算這樣……我也……」

    云韻的小嘴被魂族少族長半強迫的扳開。

    喘息聲終于傳了出來。

    「奶頭都這么挺了。嘖嘖,臉蛋兒好紅,下面還那么水兒,這哪里是什么

    高貴的花宗宗主,根本就是個淫賤的婊子。」

    魂族少族長輕蔑的說道。

    「你無……嗯……無恥!」

    「嘖嘖,不知道你這副樣子如果讓你的寶貝徒弟納蘭嫣然看到,她會怎么想

    。」

    魂族少族長突然說道。

    「別!別……你答應……嗯……答應過只要我跟你……你就不碰嫣然的!」

    云韻吃了一驚,連忙說道。

    「這就看你的表現了。云大宗主。」

    「我……我是……」

    「是什么?聽不到!」

    「我……我是婊子……」

    「想不想看看自己被干得樣子啊?」

    「想……」

    蒙眼布被解了下來,眼前的一切讓云韻如遭雷擊,一直被雙頭龍干著,讓自

    己以為是個淫賤妓女的女子,竟然是自己最疼愛的徒弟納蘭嫣然。

    在身后奸淫她的卻是自己曾經是師傅,云嵐宗宗主云山。

    同時在后面奸淫自己的人,已經換成了自己曾經的未婚夫,七品巔峰煉藥師

    古河。

    「溷蛋!你!你把嫣然怎么了!你答應過得!」

    云韻發瘋的掙扎,對站著身邊的魂族少族長怒吼道。

    「喂喂,云大宗主,我只是答應自己不碰你的寶貝徒弟,可沒說過別人也不

    碰吧。哈哈哈。」

    魂族少族長這么說著,伸手把玩著納蘭嫣然胸前的酥肉。

    「無恥小人……別碰嫣然!嫣然……嫣然你怎么了,我是師傅啊。」

    云韻看著眼前表情迷離的愛徒,心如刀割的叫道。

    「嘖嘖,還能怎么樣,居然被自己的師傅強奸。不過這小婊子似乎很享受的

    樣子啊。」

    魂族少族長哈哈大笑著。

    「胡說!嫣然才……嗯……嫣然你……」

    云韻才開口,納蘭嫣然突然一歪腦袋吻住她的嘴,將舌頭伸進美人宗主的口

    中,在愧疚和驚詫下,云韻居然忘記了反抗,輕易地令小香舌被對方俘虜。

    「嗯~~~~~~嗯~~~~~~~哈~~~~~~~嗯~~~~~~~」

    一個長吻幾乎讓美人宗主窒息,而且還被強迫著吃下了自己愛徒的口涎。

    云韻全身涌起了難以言明的宮能刺激,掙扎著的身體彷佛被抽動了力氣一般

    ,一下子癱軟下來。

    「師傅剛剛疼愛了嫣然,現在由嫣然來疼愛師傅吧。嫣然會很溫柔的。」

    被全身捆綁吊在半空的嫣然輕輕一笑,緩慢而有力的扭動著小蠻腰,將雙頭

    龍一下下的頂進云韻春潮泛濫的小穴里。

    「哈哈哈,徒孫你光顧著疼愛師傅,不管師公了?是因為師公的肉棒干得你

    不爽嗎?」

    正賣力的干著納蘭嫣然后庭的云山大笑著問道。

    「不~~~師公的肉棒干得嫣然好舒服~~~把嫣然的后面塞得滿滿的~~

    ~好漲~~~~~~干得嫣然都丟了一次,幾乎死掉了。」

    「我呢?嫣然,我的肉棒如何?」

    古河一邊干著云韻的小翹臀,一邊問道。

    「主人……嗯~主人好偏心,明明剛要了嫣然兩次,就跑去找師傅了。師傅

    的小屁股難道比嫣然的還好嗎?」

    納蘭嫣然喘息著回答。

    「呵呵,嫣然的后庭顯得緊,不過韻兒的夾得也好爽。師徒兩個梅蘭秋菊

    ,各有勝場。哈哈哈。」

    古河的大手啪啪地拍打著美人宗主的翹臀。

    被自己曾經為未婚夫和愛徒這么肆意品評著身體,云韻幾乎瘋掉了,她無法

    相信平時端莊冷艷的愛徒納蘭嫣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但讓美人宗主感到羞不可耐的是,隨著品評,她小穴和后庭處的快感越發強

    烈,才幾下的功夫,就被干得泄了身子。

    「師傅。舒服嗎?」

    納蘭嫣然輕輕吻著美人宗主的嘴唇,用舌頭撬開那潔白的貝齒,卷住小香舌

    吸吮起來。

    此刻是云韻,已經完全沒有力氣反抗了。

    「韻兒泄成這個樣子,必然是舒服的了,乖徒孫,讓我那徒兒舒服點吧。

    」

    云山抓著納蘭嫣然的小腰將她向前推,幾乎和云韻貼在一起。

    嫣然心領神會,開始用酥胸去摩擦自己師傅的玉乳。

    兩對兒豐滿堅挺的乳房開始時而激烈的擠壓在一起,乳尖碰乳尖,時而緩慢

    的上下摩擦。

    這麻酥酥的滋味,讓兩女都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

    「師傅~~~~~~師傅~~~~~嫣然好高興~~~~終于能和師傅一起

    了~~~~~」

    「嫣然……不……別……這樣……師傅變得奇怪了……」

    還保留著一絲清明的美人宗主軟弱的求饒著。

    「師傅不喜歡嫣然了嗎?」

    納蘭嫣然吻住云韻的嘴,將她的小舌頭勾出來,把一滴滴口涎渡進云韻的嘴

    中。

    「不……是……」

    云韻心里的屈辱慢慢抵不過身體的刺激。

    她的腦袋越發迷煳起來。

    「師傅,跟嫣然一起墮落吧~~~~~」

    納蘭嫣然伏在云韻耳邊,傾吐出的話語讓云韻勐地一震。

    「不……嫣然……別……求求你……」

    美人宗主的下體完全被淫水浸濕了,隨著雙頭龍的抽送發出刷啦刷啦的響聲

    ,嬌軀上滿布的汗水,小嘴里也開始發出忘情的呻吟。

    「師傅」

    「師傅」

    「師傅」

    一聲聲少女的叫聲似乎讓美人宗主重新清醒過來,她扭過腦袋,看到魂族少

    族長手中正在舞臺上放映著的留影石。

    里面是她花宗中的可愛弟子們,一名名漂亮的少女微紅著臉,在畫面里呼喚

    著她的名字。

    「別碰她們……求求你。」

    云韻忍受著身體強烈的快感。

    用最后的理智開口道。

    「只要你將身體和心都完全奉獻給魂殿,舍棄人的身份,成為最低賤的奴隸

    ,我可以保證,不會有{人}碰她們。」

    魂族少族長誘惑道。

    「你……你發誓。」

    「可以。」

    聽著魂族少族長用最惡毒的誓言將剛才的保證重復一遍之后,云韻理智的弦

    終于在重重壓迫下啪的一聲斷了,她舍棄了恥辱心,主動迎合起古河和嫣然的抽

    送來。

    「韻兒,你還不知道吧,古河先生已經決定加入魂殿成為其中的一員了,代

    價就是可以天天得干你哦。」

    云山一邊在納蘭嫣然的菊蕾里抽送,一邊說道。

    「謝……謝。」

    「不過韻兒你首先是魂殿的性奴,其次才是古河先生的奴隸。所有魂殿的人

    ,包括衛士和看門狗都是你的主人,明白了沒有?」

    魂族少族長說道。

    「是……韻兒……韻兒明白了。」

    美人宗主輕聲呻吟著回道。

    「如果魂殿的狗發情了怎么辦呢?」

    「那……那韻兒就給狗干……嗚!」

    一想到自己要被一只狗欺辱,美人宗主的眼淚頓時流了下來。

    「師傅~~~嫣然已經……已經得到主人同意……也是魂殿的……嗯……性

    奴了,嫣然會陪著師傅……一起……一起給狗干!」

    「嫣然……」

    兩女動情的親吻在一起,嘴唇幾乎要黏在一起,從鼻孔中發出滿足的哼聲。

    粉紅滑熘的香舌相互糾纏,如饑似渴地吸吮起對方的口涎來。

    小腰身是一扭一扭,將雙頭龍送進對方蜜穴深處的同時,還努力迎合著云

    山和古河的插入。

    隨著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抽送,兩女哀泣著甩動長發,被繩索吊在半空的嬌軀

    痙攣著,雙頭龍啪的一聲掉到地上。

    淫水和尿液好似一股小噴泉一樣從她們的小穴里噴出來。

    灑落在舞臺地面上。

    美麗動人,好似仙子一般的花宗宗主云韻和她最寵愛的女徒弟,冷艷而又清

    純動人的納蘭嫣然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以如此屈辱的姿勢被人干到高潮失禁的

    地步。

    魂殿還表演了一手調教絕活,實在另臺下的眾人看的如癡如醉。

    雖然云韻并沒有作為奴隸拍賣,但那是人魂殿有本事,用一個女奴隸就綁住

    了一位七品巔峰的煉藥師。

    真是好買賣。

    臺下眾人沒有任何不滿,都一起對舞臺上的表演報以熱烈的掌聲。

    將幾乎癱軟下來的兩女從半空中解下,戴上魂殿專有的奴隸項圈,由魂殿衛

    士如同母狗一般牽走離開,古河也向魂族少族長鞠了一躬,進入回到了后臺。

    云山則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看眾人開始安靜下來,魂族少族長這才啪啪手,說道:「之前的云韻小姐沒

    有拍賣,我魂族對此深表歉意,為了補償,特別為大家準備了另一場表演,希望

    大家看得滿意。只見他一抬手翻出一塊留影石,之前讓云韻看到的影像竟然繼續

    播放起來,一個個小美人微紅著臉蛋兒在屏幕中出現,離開剛才那淫猥的氣氛,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異常。畫面上的小美人們全部都只露出了腦袋和半個肩部,別

    的部分完全看不到的樣子,而那背景的紅色似乎不單單是背景,好似是什么生命

    一般還在緩緩的蠕動著。「這是……」

    隨著畫面拉遠,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畫面上,花宗的女弟子們全身赤裸著,四肢被身后蠕動著的紅色怪物包

    裹進去,只露出腦袋和軀干的部分。

    讓眾人興奮異常的是,每一個小美人的肚子都圓鼓鼓得,一副懷孕了的樣子

    ,一跟粗大的肉莖正在她們的小穴中快速著抽送著,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每一

    次的抽送都能帶出不少白綢的液體和水跡。

    看起來這些女弟子已經被禁錮成這樣很長時間了。

    咕嘟。

    一大片吞口水的聲音在臺下響起。

    「別急,還有精彩的。」

    隨著魂族少族長的話,三條奇形怪狀的肉柱從那詭異怪物的身體中伸出來。

    兩個變化成吸盤覆蓋在小美女們的酥胸上,一個則伸進她們半開半合的小嘴

    里。

    臺下眾人可以看到,兩個吸盤竟然在吸取著小美女們的乳汁并溷合著肉柱弄

    出來的流質食物灌入她們自己的小嘴里。

    那食物在維持女孩兒們生機的同時,也讓她們的身體時刻處在發情的狀態,

    一結束喂食,她們很快就扭動著懷孕的嬌軀高聲求歡起來。

    那又嬌又媚,充滿了愛意的眼神,彷佛此刻她們正在同愛郎一起享受著幸福

    的生活一樣。

    而不是被詭異惡心的怪物奸淫似得。

    「這種怪物是我們魂殿在探索一處未知地域中發現的,似乎只擁有最基本的

    捕食本能和永不停歇的旺盛性欲。只要被它們捕獲的女孩子,在吃過了它們的體

    液之后,就會瘋狂的愛上它們,并為它們奉獻一切。如同被洗腦了一般。心甘情

    愿得成為它們的繁殖苗床。為它們繁殖新的后代。受孕期也很短,3個月一次。

    怪物的實力也很弱,頂就介于斗王到斗皇級別。好控制。」

    魂族少族長說到這來。

    頓了頓繼續說道:「相信大家一定會問,既然這種怪物如此立刻,為什么不

    用它們來調教女奴隸們。」

    臺下眾人默認。

    「呵呵,可惜啊,一旦被這種怪物捕獲的女子,就會和它們合為一體,如果

    強制分離,雙方都會直接死亡。"魂族少族長遺憾的說道。并用滿不在乎的聲音

    說:」

    也就是說,一旦成為它們的東西,就會終生變成它們的繁殖苗床,我們發現

    這些被捕獲著的少女身體的代謝幾乎停止,她們的生命會比尋常人好幾倍,對

    于她們來說,這幾乎是永遠,永遠的繁殖地獄。

    當然,也是快樂的天堂。

    「魂族少族長微笑著吐出惡魔般的話語,讓在場每一個人在亢奮的同時,想

    到小美人們的遭遇,都心底冰涼。

    未完待續

斗破蒼穹-黑暗奴隸拍賣大會》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jdpqow.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钱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