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坊

章節目錄 703、一跪三叩首(3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陸晏彬回到家,當晚傷口發炎至高燒,小廝被嚇壞了,連夜去請府醫來,一碗湯藥灌下去,次日勉強醒過來,他把自己所有的積蓄帶上,又帶了幾件能典當的物件,趁著天色還早陸平舟不會發現,悄悄從角門出去。

    之后先去把物件典當成錢,這才去打點四個城門的守城侍衛,問他們有沒有見到國公府的馬車出去過。

    當時送小柳氏去家廟的馬車,上面是有國公府標識的。

    西城門的守城侍衛告訴他,昨天的確有看到國公府的馬車出去過,然后就再也沒回來。

    西面,難道是回娘家了?

    陸晏彬沒多想,騎上馬朝著朔州方向去,他一路找人打聽到小柳氏娘家的準確位置,到了卻從她爹娘口中得知,小柳氏壓根沒回來過。

    柳父一個勁地皺眉,問他是不是小柳氏在陸家作妖,還告訴他,小柳氏要敢胡來,抓到人就狠狠給她個教訓。

    柳母只能在一旁抹眼淚,不敢說話。

    陸晏彬沉默了。

    難怪她不敢回娘家,這要是回來,指定要被她爹活活打死。

    他沒說實話,只告訴柳父,自己剛從外地回來,經過朔州,順便來問問。

    柳楠卻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他以前去京城看過姐姐,知道她在陸家只是表面光鮮,事實上過得并不好。

    這次陸晏彬親自找上門來,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因此等陸晏彬離開,柳楠追上去問實情。

    陸晏彬不肯說,柳楠發了狠,把陸晏彬按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頓。

    陸晏彬本來就是頂著后背上的傷和高熱來的朔州,被柳楠揍上一頓之后,直接在草叢里昏厥過去。

    柳楠雖然氣,但還是被陸晏彬給嚇到,費了大力氣把人背到醫館,撂下他就走了。

    陸晏彬迷迷糊糊中好像感覺到有人在給自己喂藥,連日來的奔波勞累,讓他眼眶酸脹,抓住那人的手就脫口而出,“淑媛……”

    醒來卻見是另外一個女子,這家醫館大夫的女兒。

    “公子傷得不輕,要好好休養才行。”

    女子繼續給他喂藥。

    陸晏彬拒絕了,他撐坐起來,端過藥碗自己喝,又向她打聽,“你有沒有見過一位姑娘?”

    女子問:“什么樣的姑娘?”

    “她……”

    陸晏彬努力去回憶,他發現自己想不起小柳氏剛嫁入陸家時明媚嬌俏的模樣,唯一記得的,只有幾天前她看到他就害怕得瑟瑟發抖輕聲哭泣的時的可憐樣。

    “她很膽小。”陸晏彬喉口發緊,緩慢地吞咽著苦澀的藥汁,爾后垂下眼睫,“她什么都不敢做,受了欺負也不敢吱聲,懷孕了還傻傻的給欺負她的那個人準備一桌子好酒好菜,結果被那個男人強行灌酒,孩子沒了,她很害怕,就躲了起來。”

    說到這兒,陸晏彬發出一聲苦笑。

    女子莞爾:“你或許不是想找人,只是想找個人傾訴。”

    陸晏彬抬眸,“你見過她嗎?”

    女子道,“她敢躲起來,就說明還是不夠膽小,那么你描述的方向是錯的,不妨說說,她長什么樣?”

    陸晏彬回憶了半晌,忽然痛苦地抱著腦袋。

    成親三年,他竟然忽略她到無法描述她長相的程度。

    離開醫館之前,女子告訴他,這世間很多人很多事是不可強求的,走了便是走了,再找回來,憑你再有通天本事,也修補不了曾經割下的裂痕。

    陸晏彬語氣堅定道:“別人不行,我行,別人不能,我能!”

    他去了很多地方,寺廟,庵堂,但凡她有可能去的地方,他都一一去找過,然而,她好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沒有人見過她,更沒人知道她去了哪。

    他幻想著她或許只是跟他開玩笑,只是嚇嚇他,在他四處尋找的時候偷偷回了府,于是又滿懷期待地回京,回到那個家,老太太還是告訴他,小柳氏去了家廟。

    他不知道老太太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

    離京之前他去過一趟,回來之前又去過一趟,小柳氏壓根就沒在那地方。

    找了這么久都沒有結果,陸晏彬身心俱疲,終于跪在老太太跟前失聲痛哭,“祖母,求您了,把淑媛還給我好不好?”

    老太太嗔道,“你這孩子瞎說什么呢?”

    “淑媛不在家廟,她也沒有回娘家,她不見了。”陸晏彬絲毫不顧及自己狼狽的形象,“可是她那么膽小,能去哪呢?一定是被人給藏起來了。”

    “胡說!”老太太瞪他,“我讓人送著去的家廟,她還能長翅膀飛了不成?”

    “她不在。”陸晏彬篤定道:“我去過好幾次,從沒有一次見到她。”

    老太太說:“那是你沒用心找。”

    陸晏彬有些傻眼,“祖母這是什么意思?”

    老太太只回了一聲冷哼。

    陸晏彬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屋里,翻來覆去想了一夜才終于想到某種可能。

    次日天剛亮,他早早就起了床,再次前往家廟。

    靜安師太沒想到他還會來,有些訝異,阿彌陀佛了一聲。

    陸晏彬開口還是那句話,“告訴我,淑媛在哪?”

    靜安師太無奈地看著他,“少爺……”

    “她一定在里面,你讓我進去找。”

    靜安師太說:“你已經找過好幾回了。”

    “我這次一定能找到她!”陸晏彬一把將人推開,大步流星地朝著里面走,他不再執著于去翻找院落房間,而是盯著負責看守家廟的尼姑們看,一個一個,但凡見到有人過來,他都要跑過去看上一眼。

    之后,他讓靜安師太把里面的尼姑全部召集起來,統共二十八名尼姑,站成兩排,陸晏彬走到跟前,每一個都仔細看上好久。

    然而看完之后,還是沒能找到小柳氏。

    他滿身疲憊地回到國公府,沒再去找老太太,而是把自己關在房里。

    不多會兒,陸平舟院里的小廝來問,“少爺今兒的賬做好沒?世子爺要親自檢閱。”

    陸晏彬顧不上休息,匆匆做了賬,親自去外書房見陸平舟。

    在陸平舟翻賬本的時候,他斟酌著言辭問:“父親,您知不知道淑姐兒去家廟的事?”

    陸平舟沒看他,只問:“有什么問題?”

    冷淡的語氣,讓陸晏彬沒來由地覺得害怕,他搖搖頭,“沒,沒什么,我就隨便問問。”

    陸平舟啪一聲將賬冊摔在桌上。

    陸晏彬嚇了一跳。

    “你前幾日不是出府去找她?”陸平舟眼神譏誚地望過來,讓陸晏彬如坐針氈。

    他垂下腦袋,“我是去給她送些衣物,她去時帶的少了。”

    陸平舟沒聽他扯謊,只問:“你去了朔州,有沒有送些孝敬給岳父岳母?”

    “送了。”陸晏彬道。

    雖然急著找人,但當時他買了不少補品去,結果被柳楠狠狠揍了一頓。

    想到那個小舅子,陸晏彬忽然道:“父親,要不我把柳楠接來京城吧?”

    如果淑媛沒走遠,知道柳楠來了陸家,她一定會現身。

    “做什么?”陸平舟問。

    “讓他來這邊備考。”陸晏彬道:“陸家條件好些,給他安排個清靜的院落。”

    怕陸平舟不同意,他忙道:“楠哥兒來了之后,所有開銷都算在我賬上。”

    陸平舟一眼看穿陸晏彬想借著柳楠逼小柳氏出來,也沒攔著,“你自己看著辦。”

    陸晏彬讓人去朔州請柳楠的時候,遭到了拒絕。

    不得已,他又親自跑了一趟。

    柳楠直接告訴他,“你敢虐待我阿姐,等我考了功名就把她從陸家接回來,以后跟你老死不相往來!”

    陸晏彬皺皺眉,“你是不是知道她在哪?”

    柳楠滿臉憤怒:“知道又怎么樣,我為什么要告訴你?”

    找了那么久,總算是有了下落,陸晏彬滿心激動,“你告訴我她在哪,我給她賠罪。”

    “跪下賠?”

    陸晏彬沒有猶豫,“我跪。”

    柳楠道:“我的意思是,你從山腳一跪三叩首上去。”

旺夫小啞妻》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jdpqow.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钱捕鱼达人 十一运夺金任五遗漏 南京麻将下载免费版 381818白小姐中特+开奖一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 江西多乐彩开奖电脑版 浙江省11选5开奖号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 内蒙古11选五一定牛 上海选四开奖公告 localhost 英国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在家网上兼职赚钱日 甘肃省快3开奖结果和值 30选5中合走势图 幸运农场多少钱一注 熊猫四川麻将安卓版 甘肃11选5任3中了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