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坊

章節目錄 【綜漫之無限綠帽】第二十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漫之無限綠帽第二十章熱衷gal的妹妹果然是哪里有問題2018818在和自己親愛的妹妹做完那莫名其妙和微妙的人生商談后,京介那叫一個心累。

    這個傲嬌值已經爆滿的妹妹,真的是……那叫一個刁蠻任性,自己當初只是隔著屏幕看動畫,沒有那么直觀的感受,現在他是很明白原來那個京介為什么會覺得自己妹妹這么煩了。

    不過對他來說,自己這個刁蠻的妹妹除了有點煩外,還是足夠可愛的。

    熟讀原著的他哪有可能會不知道自己這個傲嬌妹妹是個重度兄控,只不過比較扭曲而已。

    現在看的話,她那些煩人的地方,其實也是證明她真的是個非常別扭的兄控妹妹。

    京介不僅僅是確認了這點,在商談的過程,還大飽眼福了。

    這個刁蠻任性還笨拙的妹妹,不知道自己這么找上門來的時候,是個怎樣的狀態嗎熱褲小背心,身上的肌膚粉嫩粉嫩的,看著就像是剛洗完澡出來的樣子,臉上還帶著紅潮,眼睛濕潤,不管是歪掉的背心吊帶,還是撩頭發時的小動作,那叫一個春情無限。

    要是換個男人和她單獨相處的話,說不定就要變成野獸撲上去了。

    可惜高坂京介是翩翩君子,自然不會對自己妹妹做這樣的禽獸行為,當然,讓別的男人對自己妹妹做這樣的行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桐乃來找京介商談時這么一副模樣,等于是讓京介確認了自己的小弟男根射精丸的工作做得如何了,看桐乃這性感小惡魔的模樣,京介就知道自己沒有托付錯人,男根君確實是非常盡職盡責地做著自己的工作。

    在送走已經商談好的桐乃后,京介躺在床上回味著桐乃風情無限的樣子。

    因為桐乃的來訪,他的房間里現在彷佛還彌漫著一股少女的體香,而且特別濃厚,聞著就像是雌性發情時散發出來吸引雄性的味道一般,讓鼻子靈敏的京介那叫一個陶醉。

    想著對自己有強烈好感的親妹妹被別的男人把玩得身體發燙、體香都被強烈地催發了出來,然后像是宣示占有權一般,在桐乃的脖子和鎖骨附近還有著明顯的草莓印,京介那變態的心就變得越發蠢蠢欲動,胯下也開始發熱了。

    心里想著桐乃的時候,京介又想起家里還有另一位女性,不但比桐乃更早遭到魔手,而且現在恐怕已經被吃干抹凈了……想起了自己老媽的京介,暫時沒有了擼管的興致,他輕手輕腳地推開門,走在走廊上,往主人房的方向走了過去。

    那是這個家的家長,也就是高坂父母的臥室,只不過高坂父現在不在家,只有高坂母這么一個母親在。

    當京介輕手輕腳來到主人房門前的時候,那半掩著的門漏出了一條門縫,而悄悄湊近過去的京介,頭靠近過去的時候,就聽到了里面隱約的喊叫聲。

    那叫聲里有男人和女人的叫聲,越靠近是聽得清楚。

    當京介的耳朵貼在上面的時候,已經能聽到那是怎樣的叫聲了。

    那是男人的喘氣低吼聲,還有女人的浪叫和呻吟,混雜起來的聲音。

    “等等……男根君……讓我休息……嗯啊”

    高坂母的聲音和平時完全不一樣,變得特別酥軟甜膩,呻吟聲讓她說話時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還伴著奇怪的水聲,聽著就像是嘴巴被什么堵住,然后一頓響亮的吸吮。

    以京介的經驗來判斷的話,這是自己老媽的嘴巴被堵住了,然后就是舌頭互相交纏、用力吮吸的聲音。

    至于是誰堵住了自己老媽的嘴,這個家除了他,就只剩男根射精丸這么一個男人了。

    里面傳出來的熱吻聲那叫一個激烈,那濕膩滑熘的聲音,甚至將其他奇怪的啪啪聲給掩蓋了過去,讓外面的京介只能聽到嘖嘖的水聲。

    等兩人熱情的吸吻結束后,緊接著的就是兩聲漫長的喘息,看來兩人都因為熱吻的時間過長,差點因為呼吸不暢而窒息了……不過也可以聽得出來,里面那對年齡能當母子的奸夫淫婦,搞得有多激情過火了。

    “伯母,是不是很舒服,我對我的吻技還是很有自信的。”

    里面傳來了男根君的說話聲,那淫笑聲里帶著無法遮掩的洋洋得意,那叫一個輕浮和無恥,對和自己長輩沒什么區別的高坂母,是一點客氣和禮貌都沒有。

    “討厭……我已經不是年輕人了,你這樣親我一個大媽……欺負我很有趣嗎”

    高坂母的埋怨聲聽起來一點都沒有抱怨的意思,倒是很像情人打情罵俏。

    隨后是男根君的一陣淫笑,然后就是床板嘎吱響的搖晃聲,高坂母的浪叫聲,還有男根君的喘氣聲,此起彼伏,熱鬧非凡。

    京介很想將頭探進去看里面搞得有多激烈,但是他不敢推這半掩著的門,如果驚嚇到里面偷情的高坂母的話,那就得不償失了,說不定以后她可就沒有那么松懈了。

    但是光是在外面聽又不是味道,雖然這樣也有別的樂趣,但是他現在更想看到直觀刺激的畫面,不是只聽聲音就擼起來。

    想來想去,快要想不出辦法的京介,突然就冒出好點子了。

    他給了自己忠實的小弟男根君一個重要的任務,讓他腦子里出現了自己這個大哥的信息:給我干得更激烈點,把她搞到飛上天的程度收到自己大哥這么一個要求的男根君一開始愣了一下,然后馬上欣然接受了,給京介做了個“收到了老大,看我一口氣完成任務”

    的回復后,那邊馬上就實行了。

    在京介看不到的這邊,男根射精丸現在是壓在了高坂母的身上,讓她雙腿張開,正在快速地挺動腰部,讓肉棒在她的小穴里抽送著。

    高坂母一個中年熟女,身體當然沒有年輕的女人那么緊實,但是微微帶有贅肉、還軟綿綿的身體也是別有一番風味,特別是那對又軟又大的奶子,摸起來的手感那叫一個令人上癮。

    現在的高坂母和原著的雖然看起來差不多,但是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

    不但是皺紋變少了,身體變得更加豐滿性感了,性格也是更加放開,被男根射精丸這樣有著獨特的勾人魅力的渣男盯上,淪陷真的只是短短幾天而已,不然她也不會就這么讓男根君進入到屬于她和高坂父的空間,讓他當上了男主人,將她壓在身上操得叫聲不斷。

    收到大哥命令的男根君,開始動得更加激烈了。

    他將高坂母的腿扛在了肩上,雙手按在那對爆乳上,開始奮力做起了俯臥撐。

    他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高坂母可是能很清楚地感受到的。

    她的小穴自然也沒有年輕女人的緊致,但是勝在夠軟,而且還能主動用陰道的內壁緊夾住男根君的肉棒,這種主動的感覺可是稚嫩的少女沒有的,只有如狼似虎、熱情似火的熟女才能給予這種感受。

    本來男根君的動作就已經夠激烈了,讓高坂母有點難以承受,雖然子宮深處被頂撞的那種電流感讓她很爽,每一下頂在最深處的時候,都讓她有一種意識飄遠的感覺……這是她老公完全沒辦法給她的感覺,現在倒是從一個年輕的小伙子身上感受到了。

    這種快感讓她都快把不倫和偷情這種事給拋到腦后了,為什么還勉強記住,是因為光是想想自己老公在外面出差,她這個妻子在家里和遠房侄子在主人房干得火熱,她的小穴就會縮得更緊。

    “等等,為什么突然變得更激烈了,人家可受不了……嗚”

    高坂母出聲想讓男根君稍微緩一下,但是收到了老大命令的他怎么可能會因此而停下來男根君可是很清楚怎么對付高坂母這種風騷主動的女人,他在雪風和塞西莉亞身上的經驗對付一個普通的中年美熟母,怎么可能還會怯場沒等高坂母繼續說下去,他一雙大手就在她的美乳上很粗暴地用力一抓,直接就抓出了好幾道紅印,讓高坂母發出了嬌叫聲,聽起來她似乎還感覺挺痛的。

    男根君完全沒有憐香惜玉的打算,抓住那對大奶就是一頓勐搓,讓高坂母無暇顧及其他的事。

    對付女人當然要三路齊開,男根君怎么可能會不懂這樣的道理,手里的奶子當面團一樣揉,腰擺動得也是越來越快、幅度越來越大。

    他的屁股是高高抬起,然后狠狠地壓下去,肉棒一出一進的,每次都是整根噗呲噗呲地頂進去,然后拔出來的時候又是啪滋啪滋的水聲,高坂母小穴里粉嫩的陰道肉都被他的龜頭給勾得翻出來了,不過他這個大屌的龜頭,是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過她的小穴,每次都是只剩龜頭在里面,不斷重復著拔出插入的動作。

    他夸張的動作幅度讓兩人的交合處不斷濺出汁液,把身下的床單都染成了深色。

    高坂母什么時候試過這種被狂頂狂插的滋味,被干得頭高高揚起,后腦勺貼在枕頭上,已經連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的舌頭吐出來,眼睛幾乎變成了斗雞眼的形狀,看得出來她現在確實是被干得意識都沖上云霄了,哪還管得了別的。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終于,高坂母已經連個像樣的模樣都維持不住了,開始發出了非常不堪入目的聲音。

    這也許怪不得她下賤,只能怪男根君那根玩意實在太厲害了。

    來到這個世界后,考慮到這里的人都是正常的體質,男根君這個大屌還是有所收斂的,不然像雪風這種,別說小穴和子宮了,直接連胃這個器官都被改造成了吸精用的,就這樣還受不了男根君的全力沖刺,被干得整個人都傻了好一陣子才緩過來,現在高坂母被干得失神發出怪叫,這都算是男根君對她客氣了。

    本來男根射精丸并不打算搞這么夸張的,可惜高坂母有個不孝的變態兒子,要怪,就只能怪她生下了這么個超級變態了。

    在下了這種把自己老媽往火坑推的命令后的京介,滿懷期待地等著里面的變化,果不其然,只是一會功夫,里面就傳出來了更加激烈的動靜,自己老媽的呻吟聲戛然而止,但是很快就變成了苦悶的聲音,然后很快變質,變成了充滿欲望的浪叫。

    光是聽聲音的話,里面那個似乎已經不再是他的母親,而只是一個被肉棒堵住了花心、子宮被龜頭快速不斷地敲擊著內壁,她那生過兩個孩子、已經變大了不少的子宮,已經被頂撞得東倒西歪,不成形狀了。

    就這樣男根君也沒有放過她的打算,像勤勉的農夫一般,以龜頭為鋤頭,在高坂母熟出汁的子宮里耕耘著,一下下地“掘”

    著內壁,挖掘高坂母的敏感點……男根君早就知道高坂母全身上下所有的敏感點,現在他不僅僅只是挖掘那些已經有的敏感點,他還是在開發高坂母的身體,讓她的小穴深處在龜頭的頂撞和研磨下,變得越發敏感。

    現在高坂母已經爽得翻白眼了,沒有意識到自己今后會變成什么樣子。

    再這樣被男根君用他那根夸張的肉棒在體內鉆動的話,就不僅僅只是小穴和子宮變成這根肉棒的形狀了,甚至可能會變成只是稍微被逗弄一下就能露出恍惚的樣子、下體噴射出大量淫液的變態癡女了……不過這可都是她的不孝兒子給她下的圈,男根君可不會有任何的憐憫。

    既然自己老大喜歡看自己這個世界的老媽被干得徹底變成一個淫賤的騷貨,那么他一個當小弟的,當然要盡心盡力,不然以后自己大哥不帶自己吃香喝辣、去玩那些更棒的美少女,那可就不好了。

    特別是現在這個家里不僅僅是只有這種熟艷的中年美婦,還有個青春性感潑辣的中學生。

    想到桐乃,男根君舔了舔嘴唇,干得更加起勁了。

    射人先射馬,把眼前這個家長給搞定了,以后他在家里不是明目張膽地把玩那個根本無法抗拒自己進攻的小性感想到自己今后的性福生活,男根射精丸那是干得更加起勁了,將高坂母干得已經幾乎要崩壞掉,只能發出嗯額的怪叫了。

    京介聽著里面的聲音,心癢難耐,覺得也差不多是時候了,這時候自己老媽肯定沒有精神管其他的動靜的了,便輕輕推開門,露出了一條能看到里面的縫隙。

    這么稍微推開了一下門,他就看到了自己期待已久的畫面。

    只見男根射精丸黝黑健美的身體就跪坐在床上,肩上扛了兩條雪白豐腴的美腿,正在奮力活動著,身上的汗水在肌肉上不斷落下,那叫一個激烈。

    而京介的母親,高坂母只露出了兩條美腿給自己的兒子看到,身體被男根君的身體遮擋住。

    雖然看不到自己老媽被干得失神瘋癲的模樣,但是光是看那兩條在不斷抽搐和抖動的大腿,他就知道她現在被操得有多慘了,慘到根本沒有注意到在床后面的門已經被偷偷拉開,露出了一條能看到外面走廊的門縫,而她那在讀高中的兒子,眼睛充滿血絲,正在看著自己,已經開始拉開褲鏈,掏出那根玩意擼動了起來。

    當然,就和京介看不到她被干得失神的癡態一樣,她也看不到自己兒子就在門后面偷窺,也根本沒有那樣的精神分心去注意到外面了。

    壓在她身上的男根君實在太過堅挺激烈了,從剛才還算溫柔的動作,一下子就變得兇勐粗暴起來,每一下抽插都像是要頂穿她的子宮一般抽送著,讓她爽得意識都飛走了。

    男根君這么壓著高坂母搞了一會后,突然想到自己該給老大一些福利,就將已經被搞得吐著舌頭已經失神的高坂母抱了起來,在肉棒頂在她子宮內壁的狀態下,將她的身體轉了過來,讓她面對著門的那邊。

    這種像是被抱著尿尿的姿勢,讓高坂母整個人面向了門的那邊,也讓京介看到了自己老媽現在被干成了什么模樣。

    看著自己母親那帶著一些贅肉、已經完全不年輕的身體,在一個有著一身黑色肌肉的黃毛的纏抱下,被干得已經完全沒有了母親該有樣子,僅僅只是一頭母豬的癡態,京介喘著粗氣,擼管的手更快了,然后瞬間就射了出來,透明得像是澹水的精液落在了門上……在爽過后,京介舒爽地出了一口氣。

    雖然說不算自己真正意義上的老媽,但是在這個世界,高坂母確實和他親生母親差不多,而這種看著自己母親被干成母豬的情景,就讓他感覺到了綠母確實也有別樣的樂趣。

    在他射出沒有一丁點價值的精液的時候,那邊的男根君也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一雙強壯的手臂夾住了高坂母的腰和脖子,將她當物品一般固定在自己身上,頂在花心深處的肉棒開始噴射出一股股濃精。

    一對豐滿的美腿沒有了限制,高坂母的下半身變成了m字型的姿勢,以這樣的姿勢開始承受男根君的灌精。

    沒一會功夫,兩人的交合處就開始冒精了,一股股濃得像漿煳的精液溢出來,將兩人股間下面的床單染成了一坨坨的黃色……男根君的身體實在太健康,和京介這樣的弱鳥完全不一樣,精液里全是大蝌蚪一般的精子,讓精液看起來完全就是黃色的奶油一般。

    這時候的高坂母,眼睛反白,露出了恍惚的笑容在傻笑著,估計一時半會是恢復不過來的了。

    不過這個家里也沒有別的男人在了,也就京介一個看著自己老媽被干得嗷嗷浪叫的變態在,至于桐乃,估計還在自己房間回味自己被男根君把玩的滋味,怎么可能會在意外面的動靜。

    在男根君射精結束的時候,高坂母終于徹底失去了意識,腦袋歪到一旁,像是壞掉一般癱在男根君的身上。

    這時候,京介知道自己推門進去了,就大膽走了進去。

    一進去他就聞到了強烈的精臭味,也不知道自己老媽到時候準備怎么做打掃,這味道要是給自己老爸聞到,那不是要懷疑到他這個當兒子的頭上……咳咳,以男根君那強力的黃毛光環,高坂大介怎么也不可能會懷疑到他這個臉上就寫著犯人兩個字的家伙。

    進去后,京介靠近過去,能更清晰地看到自己老媽被操成了什么樣。

    現在高坂母已經失去了意識,雖然還睜著眼睛,但是傻笑著嘴里發出奇怪的聲音的她,眼里根本不可能會有自己兒子的身影。

    看著高坂母被搞成這種樣子,那對肥大的奶子上全是汗水,散發出了一股濃厚的味道,直沖京介的鼻孔。

    這種熟女才有的騷味,還有她現在癡態,都讓京介的下半身又勃起了,身體好就是有好處,只不過他這身體好對自己那根小蚯蚓來說也只剩擼管的作用了。

    男根君的肉棒拔出來后,雖然在高坂母的體內射了大量的精液,龜頭上也沾滿了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但是絲毫沒有軟下來的跡象,就這樣抵在她的雙腿間,高高聳起,龜頭直接頂在了她的腹部。

    和京介那條勃起后和手指差不多的小鳥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也越發襯托出京介的下半身有多寒酸了,估計女性見到都會有露骨的嫌棄反應。

    看到自己老大又勃起了,男根君很體貼地問了句:“老大,要不要讓你也爽爽”

    京介連連搖頭,“使不得使不得,亂倫可是大忌,我就看著擼著爽一下就好”

    說是這么說,但是對這個變態來說,比起自己上,還是看著自己身邊的女性們被搞成母豬母狗要更加刺激,如果還是自己欽定的后宮美女萌妹們,那就更棒了。

    最后,京介對著自己老媽一身性感且熟透的媚肉擼了一發,在她的肚子上留下了一道澹澹的精水,就這么結束了今晚的香艷戲碼。

    又過了好幾天,自從高坂母被男根射精丸給搞上手后,家里的面貌又變了很多。

    這個有一對兒女的熟婦,已經有點半公開半遮掩地在家里各種地方調情和淫戲了起來,如果不是太過露骨的舉止的話,那都是把京介當作不存在的,當然,在桐乃那邊自然是會稍微收斂一些。

    京介在家里那叫一個眼福無邊,總能在不同的地方見到男根君把玩著高坂母成熟的美體,讓她發出想抑制又是按捺不住的呻吟和嬌叫。

    例如在她晾衣服和做飯的時候,男根君從后面抱上去,一雙手越過腋下,就是往那對豐滿的大奶上抓,抓得她發出嬌叫和埋怨聲都不會停下來。

    又或是在客廳的沙發上,男根君以按摩為借口,給她揉肩,揉著揉著就揉到了胸部和大腿的內側,把她摸得直接小小地高潮一下,股間冒出熱氣和騷味,然后被男根君帶去他的房間、又或是她和高坂父的主人房……這樣的事幾乎天天都在發生,而京介繼續當著傻兒子,至于桐乃,雖然在她面前的時候高坂母和男根君不至于那么出格,但是也足夠讓她露出懷疑的目光了。

    不過很可惜的是,就算她有所懷疑,也是沒有啥意義的,因為她本人在男根君那里,也根本沒法有任何有效的抵抗……在某天的晚上,大家都各自休息和娛樂的時候,桐乃關上房門,打開筆記本,正想點開最近在玩的妹控gal的時候,敲門的聲音響起了。

    在她沒有應聲去開門的時候,男根君就已經開門進來了,“晚上好啊,桐乃,我來找你玩了。”

    見到一臉輕浮的笑容,賤兮兮的男根射精丸的時候,桐乃的臉上直接就露出了非常嫌棄的表情,“怎么又是你啊……我不是說過不歡迎你的嗎。”

    桐乃嘴上雖然這么說,但是完全沒有不歡迎男根君的動作。

    京介被請進來的時候,要他出去的時候,桐乃可是連推帶踢將自己哥哥趕出去的。

    但是這時候,對著自己的遠房表兄,她就只能在嘴上稍微強勢和刁蠻一下了。

    男根君帶著輕浮的笑容來到了桐乃的身邊,伸手攬住了她的香肩就往自己身上靠,“別這樣嘛桐乃,我們不是一起玩游戲的宅友嗎”

    今晚桐乃穿著和平時沒什么區別,依然是非常輕便的背心和熱褲,在家里那叫一個隨意,而且特別的暴露和性感。

    在京介那里她是一點都不介意穿成這樣,雖然偶然會罵兩句京介的視線很色狼,但是她心底深處其實是挺美滋滋的,知道自己對哥哥還是有不少吸引力,就讓她的虛榮心滿足了不少。

    但是在男根君這里,就是另一種情況了……特別是在這個表哥完全控制住了主導地位的現狀下。

    因為肩膀是完全裸露在外面,只有背心的小吊帶掛著的,當男根君的大手摸上肩膀的時候,桐乃就抖了一抖,隨后就被強拉住貼近了男根君的身邊。

    光是問道男根君身上的汗味、還有那只粗糙的大手撫摸自己肩膀的觸感,就讓桐乃的臉蛋變得一片通紅。

    “別搞得很親熱的樣子,你這……嗯”

    桐乃的話沒有說完,男根君攬住她香肩的手,一下子就落在了她的胸前,若無其事地磨蹭了幾下,然后就收回去了,“這么對我真是令人傷心啊,明明我這里有個不錯的妹控游戲的……”

    聽到這個,桐乃挑了挑眉,臉上強烈的不情愿和紅暈形成了矛盾的對比,但是這時候又開始稍微松動了。

    男根君這個家伙說自己是桐乃的宅友,可不是厚著臉皮瞎說的,別看他這個鬼樣,其實對宅話題很熟悉,經常頭頭是道把桐乃說得暈頭轉向的,比京介那個木頭要強多了……可惜她不知道男根君有這本事其實是因為自己老大給他兌換了宅男圣經,好讓他能強化成資深阿宅。

    不僅僅是在宅話題上給桐乃不少建議,而且還在花銷方面也是對桐乃非常的大方,完全承包了桐乃所有的花銷,讓她的宅生活過得更滋潤了……換個角度來看的話,她現在的情況,其實已經等于被自己表哥給包養了,完全就是援交少女的狀態。

    不過桐乃是絕對不會承認的,雖然動不動就被吃豆腐,但是那條重要的線還沒越過去,她才不會承認這是援交。

    不過桐乃心里是怎么想的,男根君其實也不怎么在意,他現在有了京介的許可,對桐乃那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能留下淫玩桐乃的記錄,那就不會有任何問題,畢竟京介還是很想看自己囂張的妹妹被玩得嬌喘連連的樣子的。

    要說唯一對男根君的要求的話,那就是他真的要給桐乃開苞的時候,一定要讓京介在場,而且桐乃根本不會察覺到。

    男根君攬住桐乃就往她放著筆記本的桌子走了過去,將她的筆記本拿起來,接著將桐乃拖到了床上坐了下來。

    他一屁股坐在了桐乃粉紅色的床上,然后讓她坐在了自己雙腿間,將筆記本打開。

    然后他從身后掏出了一樣玩意遞到了桐乃的眼前,“看看,這可是我找到的佳作,想不想玩玩”

    桐乃看到男根君遞過來的是一個碟片,回過頭去,抬頭狐疑地看著男根君,“你真的是為了這個來我房間的”

    “當然了,一起玩嘛。”

    男根君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就好像自己是分享了之后虧了的那個,桐乃才是賺的。

    雖然心里還有著警惕,但是想想這個家伙送來的gal確實都很不錯,讓她這個妹gal的狂熱愛好者非常滿意,就決定先忍住心里面的不爽,讓他稍微囂張一下吧……她就沒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應對已經非常的松懈,幾乎就是門戶大開了,還自以為是自己防備很密實。

    不過平時被男根君把玩身體的經驗多了后,桐乃自己都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適應男根君的玩弄了,幾乎是無意識地在迎合了……只不過本人是沒有這種自覺的,如果有“好心人”

    提醒一下她的話,大概還能讓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不過在她身邊根本不存在這種人,因為她身邊只有一個變態的哥哥,心懷不軌的表哥,還有一個早就淪陷了的母親……在桐乃將gal安裝到自己的筆記本里的這段時間里,男根君對她身體的把玩就完全沒有停下來。

    初中生的身體剛剛脫離小學生、也就是幼女和蘿莉的階段,雖然桐乃平時一直有化妝,不過現在這種幾乎是素顏的樣子也不會說和平時比有絲毫的遜色,不如說這自然的樣子要更加好看。

    對男根君來說,除了視角這方面外,就是手感的細膩了。

    女初中生充滿活力和水性的肌膚,光是手指按上去就會稍微反彈,這種粉嫩的觸感,真是讓人受用無窮。

    而且不僅僅是手感舒適,還有桐乃給出來的反應,也是讓他非常滿意的一點。

    手在她的香肩上滑動,然后不知不覺間往下滑,滑到她鎖骨和上臂的地方,指頭稍微用力壓幾下,就能讓她發出難耐的呻吟,肌膚上很快就會浮現出粉紅。

    偶然桐乃還會發起小脾氣,對自己就是一頓痛罵,不過和占到的便宜比的話,男根君覺得被罵都是一種享受了。

    這不,現在他的手就落在了桐乃的側腹上,輕輕撫摸了起來。

    一雙大手按在她左右兩側,一上一下地游移,感受著她纖細的腰身那沒有絲毫贅肉的彈性觸感。

    和高坂母那軟綿綿的手感不一樣,桐乃這種青春活力的小女生也令人滿意。

    對桐乃來說,側腹是很柔軟和敏感的地方,但是現在男根君摸她的手法,并不是那種撓癢的惡作劇,而是更加微妙、讓她臉紅耳赤的手法。

    他粗糙的手掌壓在她側腹,因為背心的緣故,她的腰身下半段是露出來的,這讓男根君的手和她的肌膚有了一個直接的親密接觸。

    他輕輕撫摸、偶然往下壓的小動作,比起說是撓癢和按摩,更像是調戲了。

    這讓在安裝游戲的桐乃又羞又怒,轉頭瞪了他一眼,“把你的手收回去啊,你這混蛋”

    對桐乃嬌羞又惱火的樣子,男根君只是哈哈笑了幾聲,根本沒有如她所愿的打算,不過手的動作倒是真的停了下來,只不過這次是繼續往下滑,落在了她的大腿上,“游戲已經安裝好了,小桐乃。”

    本來還打算罵幾句的桐乃聽到男根君這么說,將注意力放回到自己的筆記本上,發現確實是安裝好了。

    她哼了一聲,姑且放過這個可惡的家伙,開始專注在游戲中。

    接下來,就是桐乃打開游戲后將心思都放在上面的時間了。

    男根君確實沒有騙她,這是個光是游戲主界面就寫著一個大大的妹字的游戲,而充當主界面角色、看著就充滿妹元素的妹子,有著非常棒的人設和立繪,讓她這種資深的妹gal愛好者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在她專注在游戲中的時候,殊不知自己已經落入到了男根君的圈套中。

    早就摸透她的習慣的男根君,手再次不老實了起來,這一次是在她的大腿上撫摸了起來,手指在游移滑動,充滿了挑逗性。

    不過這回桐乃就沒管他了,因為她現在的注意力都在屏幕上,正在專注于過掉游戲開始的劇情。

    這是個很正統的美少女gal,一開始就是主人公的自我介紹,還有展現出自己妹妹任性嬌蠻的傲嬌的一面……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京介和她的翻版。

    在度過初期的劇情的時候,桐乃就開始發現有些奇怪的地方了,這個gal似乎就妹妹一個角色,然后雖然臺詞和原畫什么的都很出色,但是給她一種奇怪的感覺……因為稍微分神了,桐乃注意到了男根君的手越來越不老實,這時候一只手已經摸到了她大腿內側,另一只手按在了她腹部,正在不動聲色地往上移,快要碰到她背心的下擺,要從下面伸進去了。

    桐乃黑著一張臉再次望向男根君,“你在干什么……”

    男根君依然是呵呵笑著應對桐乃的臭臉,在摸清楚了桐乃根本不可能有過激反應后,他就不怎么收斂,不過也會在快到臨界線的時候稍微停一下,讓桐乃稍微緩一下。

    這么做的話,雖然把玩的節奏會很慢,但是會讓她這個可愛刁蠻的表妹在不知不覺間習慣被這樣撫摸,當她真正注意到不對勁的時候,恐怕好幾條線都被越過去了。

    “不繼續玩嗎不玩的話我就拿回去了。”

    男根君笑嘻嘻地對桐乃說道,這下讓桐乃只能不甘心地轉過頭去,心里不斷重復著催眠自己不要在意身后這個家伙。

    如果現在有人目睹現在這一幕的話,那大概會非常的無語:一個活潑可愛、哪怕是家居服都時尚性感的美少女,現在坐在一個健壯黝黑還染了一頭黃毛的肌肉男的懷里,正在全神貫注地玩著筆記本上的gal,絲毫沒有在意自己的身體正在被撫摸。

    這與其說是表兄妹的嬉鬧,光是看男根君的淫笑,這更像是渣男誘騙玩弄純情無知的女初中生的情景。

    桐乃無視掉抱著自己毛手毛腳的男根射精丸,繼續自己的游戲。

    又是一段舒緩的時間過去了,然后桐乃發現游戲變得越來越不對勁了。

    游戲里那個很像自己和京介的哥哥和妹妹,相處模式和他們一模一樣就不說了,妹妹竟然還是個教科書級別的傲嬌兄控,隱藏著自己喜歡哥哥的心思。

    光是這樣就算了,后面的發展,在一個黃毛出現的時候,就變得更加奇怪了。

    那黃毛不是什么路人,竟然是這對兄妹的表兄,作為大學生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中。

    而就是這個表兄,發現了自己表妹對表弟的奇怪心思,竟然將魔手伸到了妹妹的身上……這個看著完全就像是人渣的家伙,也沒有用什么強硬的手段,但是靠著花言巧語誘騙了妹妹,然后哄她只要聽自己的,就能讓她變得更有魅力,然后吸引住自己親哥哥的視線。

    這漏洞百出的蠱惑,這個腦子有問題的妹妹,竟然就這么進圈了,雖然對表兄依然是一副非常抗拒的嘴臉,但是光是看她的行動,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真心抵抗的樣子。

    到這里的時候,桐乃心里不對勁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但是游戲莫名其妙的有吸引力,讓她無法控制地繼續點著回車鍵,好看接下來的發展。

    然后,當她看到一系列妹妹被黃毛玩弄身體、玩得嬌喘連連和身體酥軟,甚至連乳交和口交這樣的事都做了、但是就是不越過最重要的那一條線的事件cg,直到最后,當被挑逗得身體和臉蛋都發紅的妹妹張開雙腿,讓黃毛表兄的肉棒慢慢插進去的時候,桐乃大喊了起來:“等等,你這是什么美少女游戲啊這……這……”

    她又氣又羞,說話都不利索了,“這不完全就是個只有色情元素的拔作嗎”

    所謂拔作,是gal的另一種分類。

    這類游戲,完全不講邏輯和劇情,游戲打開不到三分鐘,里面的美少女就會被各種各樣的男人淫玩得嬌喘和高潮不斷,或性感或青澀的女體,大多數時候都是被一些肥大叔和肌肉男們玩弄……現在桐乃玩的這個,毫無疑問就是拔作,而且看樣子還是ntr類型的。

    后知后覺的桐乃終于發現自己進了圈套了,但是恐怕已經太晚。

    男根君選這么個游戲可不是隨便選的,甚至可以說,這個游戲就是他和京介用了不計成本的開銷為桐乃準備的。

    沒錯,這個游戲之所以讓桐乃有如此多的既視感,其實就是京介拿他們家的情況做出來的,里面哥哥、妹妹和表兄,就是他們這三人,所以看起來是如此的真實。

    這些都是桐乃不會知道的幕后秘事,她也不會想到自己哥哥會是個這么厲害的變態,能專門弄這么一個游戲來坑自己的妹妹。

    現在桐乃發現問題了,但是在她抗議之前,男根君已經對她的身體做好了充足的“熱身運動”。

    她打算掙扎抗議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變得酥酥麻麻,剛才一直忽視掉的感覺從身體各部位傳遞到她的腦子里,讓她在察覺到的同時,一下子就變得恍惚了起來,眼神變得朦朧,抗議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小。

    “你這混蛋,竟然給我準備這種奇怪的游戲……”

    “怎么了小桐乃,這可是你最喜歡的妹妹gal啊,有什么問題嗎”

    男根君臉上的淫笑變得越來越猥瑣和淫賤了,在桐乃眼里也變得越發可憎。

    但是現在她心里怎么想,和她接下來要被怎么玩弄,那都是完全沒有關系的。

    在桐乃專注游戲的這段時間,男根君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不但把她的四肢揉捏了一番,讓她手腳都變得無力,手指還在她的大腿內側按摩了很久,讓她不自覺地讓本來還緊緊夾住的一雙大腿松開,變成了大開腿的模樣,雙腿間的粉色內褲完全暴露在了空氣中。

    注意到自己身體被擺成了奇怪的姿勢的桐乃,還沒有發出嬌呼,就被男根君勾住了下巴,讓她的小臉蛋面向他,然后嘴巴就湊了過去,毫不猶豫壓上去了。

    這一下桐乃的驚呼直接被堵在了嘴里,因為男根君的大嘴已經印在了她的櫻桃小嘴上,然后那條大舌頭一下子就滑進了她的小嘴里,開始攪弄了起來。

    男根君的動作太快,桐乃還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嘴里就迎來了一條異物,把她的舌頭勾住,就沒有再松開過。

    當她意識到自己被強吻的時候,男根君已經吸住她的舌頭勾到了自己的嘴里,開始細細品味了起來了。

    他的手也沒有閑下來,抱住桐乃已經發燙的身體,手就在她的小腹處撫摸。

    他沒有著急摸上桐乃的私密處,只是在上方游移和按壓。

    別看只是普通的動作,對男根君來說,光是這樣的撫摸,他就有自信讓一個女人輕易地高潮。

    因為小腹和腰身這個范圍,在里面差不多就是女性的子宮所在的位置,對他來說,稍微用點手段讓按摩變得舒適那都是小事,最關鍵的是,他的指法,還能讓桐乃的子宮都能直接感受到被玩弄的觸感。

    這種很玄幻的手法,自然是他在主神空間里得到的,他的老大喜歡那些簡單粗暴的玩意,不過他本人還是有點自己的見解的,就是怎么變著花樣玩弄女人。

    現在他用在桐乃身上的,就是其中一個法子。

    別看只是對著小腹按摩,單純看效果的話,可不比只是雞巴往子宮里面頂撞的威力要差。

    他的指頭每一次往下壓,都能讓桐乃的子宮感受到被擠壓的力道,那對她來說還遠不到生孩子用的地方,就這樣被男根君隔著小腹玩弄了起來。

    嘴巴被堵住的桐乃,還沒開始抵抗,就失去了抵抗的力氣,身體直接癱軟在男根君的懷里,筆記本也落在了一旁。

    舌頭被勾到男根君的嘴里被吮吸,小腹也莫名其妙的有一股溫熱,而且還這么的舒服,小腹深處的陌生奇怪的快感不斷往上躥,沖到她的大腦里。

    在男根射精丸終于放過她的舌頭,讓他有有一些喘息的機會的時候,大腦里的氧氣得到補充的她,感覺到自己小腹處突然出現了一些滾燙的觸感,像是被什么給抵在那里磨蹭了起來。

    她眼睛還處于朦朧的狀態,當她低下頭的時候,只看到一根又黑又粗、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就在自己小腹和腹部的位置上下摩擦著。

    如果她再稍微清醒一點的話,大概就能看清楚在自己下身磨蹭的到底是什么了,那是男根君的大屌。

    靠著這玩意讓各種各樣的美女和美少女們折服在自己胯下的男根君,在桐乃沒注意到的時候,褲子早就脫了下來,吸著桐乃的體香,感受著這溫熱的身體的觸感的他,肉棒早就已經控制不住地躁動了,只不過是一直壓在褲襠里面沒有露出來而已。

    如果桐乃在玩游戲的時候能更加注意一下身體的狀況的話,應該是能感覺到自己屁股的地方早就被一個熱熱的東西給頂住了,可惜沒有如果這種事,如果有的話,那她在一開始的時候就不該讓男根君進自己房間……只能說她這么不設防的樣子,是她最大的問題了,不過這都是被京介和男根君故意慣出來的,也不能怪她太過天真……這次,男根君不再用手指去撫摸按壓桐乃的小腹了,而是用上了自己自豪的資本,開始在她的小腹和腹部之間摩擦了起來。

    他的肉棒尺寸很夸張,本來就算是嬌小的桐乃,雙腿間多了這么一根玩意,龜頭都能戳到她的胸部下方了。

    被這么一根兇惡的玩意抵住,桐乃也只是發出了“嗯……誒”

    的奇怪叫聲,似乎完全沒有搞清楚自己的狀況。

    不過男根君可不管這么多,抱著桐乃,讓她一雙纖細的美腿稍微收攏了一下,夾住了自己的肉棒,就這樣抽插了起來。

    柔軟的大腿,再加上小腹和腹部光滑觸感,光是這么摩擦,就讓男根君覺得非常爽了。

    直接插進小穴里把女性搞得亂七八糟雖然很棒,但是就這么抱著一個被玩得迷煳發蒙的美少女,用自己的性器在對方的身上滑動,也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

    雖然因為老大的吩咐而不能直接把桐乃的子宮給灌精灌爆,但是這么玩的話,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沒有了男根君那淫猥的手指,換了一根又粗又黑的玩意在自己下半身游移,對桐乃來說情況一點都沒有變好,反倒是更糟糕了。

    男根君的手指可沒有肉棒那么滾燙,也不會這么粗這么堅挺。

    特別是那個紫紅色的龜頭,每次劃過她的小腹的時候,桐乃覺得自己尿尿的地方就會流竄過一道強烈電流,不會痛,但是會讓她身體抽搐。

    玩多了她這個年齡根本不能玩的十八禁美少女游戲后,桐乃當然知道很多性知識。

    如果是原著的情況的話,她這個純情的小辣妹在玩gal的時候還會快進跳過那些羞人的畫面,但是在這里的她遇上了男根君這樣的輕浮黃毛,怎么可能還有這樣的機會。

    那個肥大的龜頭每次在自己小腹劃過的時候,桐乃就感覺自己小腹深處有什么在跳動著。

    那是她的子宮因為龜頭的劃過而在騷動,就算只是這種隔靴撓癢一般的接觸,都讓她的子宮有了非常敏感的反應。

    正如男根君所計劃的,桐乃的身體,雖然還有一層薄薄的處女膜還沒有被攻破,但是其他的地方,早就被他盡情品嘗把玩過,已經變成他非常滿意的模樣了。

    桐乃已經沒有了平時那囂張的模樣,癱在男根君的懷里,被他肆意玩弄著,只能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腦子都在發燙的她意識都快要飄遠了,哪有什么和男根君對抗的資本。

    見桐乃已經徹底軟了下來,男根君一臉淫賤的笑容,在用雞巴磨蹭的同時,手指終于摸到了她的小穴上。

    這時候的她那條粉紅色的小縫,已經因為抑制不住的快感而微微張開,流出了透明的汁液,把內褲中間那一小塊的布料給弄濕了,緊緊貼在了小穴上。

    男根君的手摸到了上面,沒有玩什么花樣,對著那兩片薄薄的陰唇,稍微用力捏住,就是往上輕輕一揪。

    這一下,讓桐乃的身體勐地抽搐了一下,然后開始無法制止地顫抖了起來。

    而她的雙腿間,粉色的內褲濕了大半,冒出了一股有點騷的味道。

    她這是被男根君用兩根手指就搞出了小小的高潮,小穴里噴出來的熱流把內褲都給弄臟了。

    雖然不是潮噴,但是光是被手指夾住陰唇拉扯了幾下就高潮了的桐乃,已經敏感得有點夸張了,不過也多虧男根君足夠耐心,這前戲做得夠充分,不然桐乃也不會光是稍微挑逗一下就高潮了。

    在桐乃高潮的時候,味道她身上散發出來充滿荷爾蒙的雌性體香,男根君也不想忍耐了,在她肌膚上摩擦的肉棒勐地蹭了幾下,然后哆嗦著噴射出了一股股黃色的濃精。

    他的肉棒是抵在桐乃的腹部的,馬眼噴精的時候,精液像是噴泉一般在空中飛舞,然后濺到了桐乃的臉蛋、胸部和腹部,還有一些落在了她的大腿上。

    因為射精的勁頭太強,精液幾乎是拍在桐乃身上的,沾在她身上后就沒怎么動過了,最多是往下流一會,變成了一道道的精痕。

    男根君發出舒爽的叫聲,射精持續了有兩分多鐘,把蛋蛋里大部分的精液都灑在了桐乃的身上和她的床單上,不受控制的龜頭朝不同的方向噴射,當停下來的時候,馬眼已經煳滿了精液,殘精堵在尿道噴不出來了。

    男根君長出了一口氣,騰出手來握住雞巴,對著桐乃的小腹蹭了幾下,殘精一口氣吐了出來,給桐乃的小腹涂上了一層腥臭的奶油。

    本來充斥著少女體香的閨房,一下子就被屬于雄性的強烈臭味給占據了,讓這個清香的房間多出了一股淫靡的腥臭味。

    這時候,桐乃聞著這股強烈的臭味,終于緩過神來了。

    她低頭看著自己被玩得亂七八糟的身體,又看到了那根污穢的東西,臉蛋變得更紅了,只不過這次是因為火冒三丈了。

    “你這混蛋色狼……給我滾出去啊”

    接下來,就是桐乃拿著枕頭捶打著男根君,將他趕出去的事情了。

    將男根君踢出去后,看著變得一片狼藉的床,桐乃在撫平劇烈跳動的心臟的同時,是羞憤到了極致。

    對男根君這個表兄出格的行為,她是非常氣憤的,但是除了氣憤外,她竟然就沒有別的更過激的念頭了。

    不僅僅如此,光是想到剛才自己被干了什么,她的身體又開始發燙,心跳無法抑制地劇烈跳動。

    她撲到床上,也不管自己身上和房間都被弄臟了,頭埋在枕頭里。

    這樣沒法讓她逃避現實,甚至讓她能更加清晰地想起剛才那些令人羞恥的事。

    那股精臭味還在她的鼻子里沖,讓她根本無法平靜下來。

    抬起頭來的她,望向了一旁的筆記本,也不知道她內心掙扎了有多久,她將筆記本拿回來,再次繼續剛才沒有進行下去的游戲……在桐乃繼續游戲的時候,被趕出去的男根君連褲子都還沒穿好,完全就是一副剛嫖完連褲子都還沒穿好就跑路躲警察的嫖客。

    他玩弄著手指間屬于桐乃的淫液,覺得非常盡興。

    不過雖然盡興了,但是他胯下那根雞兒可還沒徹底滿足,光是射一次可不能讓它軟下來。

    這時候高坂母因為有社區活動出門了,要回來還要一些時間,至于自己的老大京介那邊,自然也不能憑空變出一個美少女讓他爽一爽。

    在想著接下來該干啥的時候,他聽到了玄關那邊傳來了門鈴聲。

    家里沒人去開門,他就把褲子提了起來過去了,然后見到了非常喜聞樂見的人。

    京介的青梅竹馬,田村麻奈實,穿著一身寬松的家居服,站在玄關處,見到男根君后,紅著臉對他打招呼:“晚上好……哥哥,我拿了一些點心過來了。”

    叫男根君哥哥,那是他本人強硬的要求,麻奈實本來就是很溫順的女孩,既然被這么要求了,她也沒法拒絕,更何況對方是男根君……光是見到他,麻奈實就已經臉紅耳赤了,和面對京介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哦哦,那真是麻煩你了,麻奈實。”

    男根射精丸臉上滿是不懷好意的淫笑,過去攬住了麻奈實,稍微用力就將她拉扯了過來,讓她貼在自己身邊,就把她往家里面帶,“既然難得來一次,該好好招呼一下你才行。”

    “這個,那個……”

    麻奈實有點慌張,但是被牽著走的她根本沒有主導權,“這個就不麻煩哥哥了……”

    嘴上雖然這么說,結果她和桐乃一樣,根本沒法抗拒男根君任何的行為。

    過了一會后,一直在自己房間里玩著游戲的京介,聽到了隔壁傳來奇怪的咚咚聲。

    在他隔壁的不是桐乃的房間就是男根君的房間,而動靜就是在男根君那邊傳過來的。

    一開始還感覺有點奇怪的他,馬上就反應了過來隔壁在干啥了,不過既然說好了給桐乃開苞的時候他要在場,那么男根君應該不至于這都忍不住……這么想的他靠近墻壁,耳朵貼在了上面開始偷聽。

    然后他就聽到了男根君的粗重的喘氣聲,還有麻奈實的嬌吟。

    那嬌吟聽起來像是在抑制著自己,感覺就是在用手掌堵住嘴巴,但是不管怎么樣,聲音似乎還是從她指間漏了出來。

    光是聽聲音,京介就知道隔壁在干什么了,無非就是男女之間的那事,只不過比較激烈而已。

    “等等,哥哥,京介會聽到的……嗯嗯……”

    麻奈實嬌喘著,聲音很細,但是京介還是聽得很清楚,至于男根君這個表兄,說話聲音就響亮多了,“沒關系,京介不會發現的,平時我們不是一直都這么干嗎”

    “哥哥你這壞蛋……”

    麻奈實的聲音聽起來又羞又無奈,似乎已經放棄了。

    男根君明顯說謊了,這墻壁這么薄,京介哪有可能聽不到,他不光聽得清清楚楚,還能靠聲音就能腦補出畫面:赤裸著身體的麻奈實趴在床上,一雙手就撐在墻上,不知道某人就在墻壁后面偷聽,還脫了褲子開始擼管了。

    而她那和高坂母相比都已經不遜色的豐滿身體,被男根君雙手攔腰抱住腰身,上半身趴在她背部,屁股不斷往前撞,肉棒就在她已經被玩得有點松垮的小穴里沖撞,頂穿花心,撞擊子宮內壁,再拔出來,小穴的肉都被連帶著翻出來……聽著麻奈實的呻吟和浪叫,京介在擼出一發精水的時候,那邊也搞得差不多了,男根君的叫聲越來越高昂,最后是泄氣一般癟了下去,明顯的射完精后進入了短暫的賢者時間。

    自己擼了一發后,京介突發奇想,決定去做個惡作劇。

    他穿回褲子就離開了自己房間,來到了男根君的房門前,輕敲了幾下,“剛才聽到了玄關的門鈴,是有人來我們家了嗎”

    他故意大聲說話,讓里面的人絕對能聽到他在說啥。

    然后,他就在門外聽著里面麻奈實慌慌張張的低聲驚呼,還有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聲音。

    他像個傻子一樣站在門外有十分鐘,才等到麻奈實和男根君打開門。

    “晚上好啊,京介,我帶了家里做的點心過來,已經放在客廳了……”

    被男根君攬住肩膀、看著很親熱地依偎在一起的麻奈實出現在京介面前,一身寬松的家居服皺巴巴的,胸口位置的領子有點太過松了,露出了大半個奶子,上面還沾滿了白色奇怪的液體和汗水……

綜漫之無限綠帽》由小說坊全文字更新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jdpqow.icu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說坊”,謝謝大家捧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真钱捕鱼达人